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1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

前方排雷:  背景剧情向改编   慢热    尽量不崩但仍然可能OOC

The background setting is based upon official setting. All characters belong to Riot, while OOC belongs to me : ]

这是以拯救为名的诅咒,并非祝福
一切已不值得挽救,活着成了最严酷的刑罚
是将溺毙于绝望,迷失在回响之中
还是,获救重生?


夜空如一块黑色幕布,沉静如水。

月亮和星辰照例挂在空中,但是在诺克萨斯,没什么人懂得去欣赏它的美。夜的伪装是上天的馈赠,趁着夜色,太多的人聚集在地下世界里,进行着粗俗的娱乐,或是完成一些台面下的事情。

自从策士统领与诺克萨斯之手结盟发动政变以来,贵族们人人自危,各派势力收起自己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维持观望,难得的安分守己起来。大家都被德莱厄斯对贵族层简单粗暴大刀阔斧的改革给吓住了,生怕哪天这个大将军看自己不顺眼了,也来个暴力铲除。

但同盟的策士统领并不是个鲁莽的人。

那些小心翼翼的贵族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败露的把柄被握在对方手里,度过魂不守舍的最后的日子,迎来被暗杀的结局。随着被肃清的名单越来越长,人们渐渐觉得,宁愿被德莱厄斯看不顺眼,也别被思维因盯上。

新派将军诺克萨斯之手铲除的是帝国蛀虫,而策士统领,好像还铲除异己。

“到处都找不到?失踪了?聪明人啊。”听着情报员的报告,思维因停下了逗弄肩上的乌鸦的动作。
“目标失踪,那接下来行动组该怎么做?”前来报告的一名情报人员不禁提出疑问。
“既然找不到,那就暂时不找。杜 克卡奥家的两个小女孩儿,大的撑不起台面,小的还要提防……但是最近这位二小姐哪儿去了,也失踪了么?”

“从沙漠那边来的情报显示……杜 克卡奥家的二小姐被神秘诅咒给……变异了……相关材料都在这里了。”情报员说的有些吞吐,好像在为难以描述的事物斟酌词句,于是他干脆递上了报告书。

瞥了眼报告最显眼位置的人首蛇身照片,策士统领眼中闪过讶异,不过下一刻,又换为兴味的神色:

“如此看来,小姐们都不需要特别紧盯着了,行动组可以直接剪除党羽,按着名单去策反谋臣,再让他们去军队,那里反而要简单些。啧,除了血色精锐……”

斯维因顿了顿,肩上的乌鸦展翅飞出了办公室,嗓音一沉,接着说道:“……别动刀锋之影,他会有用的。”

————————————————————————————

潜伏于月光下的阴影里,与黑暗融为一体,等待目标展露他的秘密,迅疾出手……

“呃……!”被当作目标的人瞪大了眼睛,刚刚掀开壁毯开启的暗格完完全全暴露在外,自己就被一只带着冰冷的刀刃的手臂钳制着脖颈,利刃切喉,想要呼喊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再之后便一脸扭曲的绝望陷入永恒的沉睡。

确认人已经死透,刺客丢开了尸体,将暗格中的几张纸卷好了塞给瞥窗台上一只阴气沉沉的乌鸦,血红色的双眼目送着乌鸦的身形消失于窗外,除了冰冷的杀气,目光中毫不掩饰凝聚得有如实质的厌恶。将沾血的泛着寒光的臂刃往尸体的身上随意抹了几下,直到不再有血珠沿着刀刃滴落,刺客重新压低了兜帽的帽檐,悄无声息地翻出了窗户。

这是思维因授意的第几个要清理的目标,泰隆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做这些事时的厌恶感,让他并不想去记忆任何其他细节。替斯维因完成任务的体验并不好。除了他在将军失踪后亲自找来杜克卡奥庄园,以一副“我就是居心叵测”的姿态,有恃无恐地摆出不动杜 克卡奥姐妹的条件让刺客为自己行事外,每次行动都有只乌鸦跟在后面,似有若无的监视感让刺客需要不时的分辨后方究竟是个乌鸦,还是被什么别的人给跟踪了。

思维因接见这名[前]杜 克卡奥家臣的地点并不是最高统帅部,而是一个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办公室。

这地方倒是更接近于他的本职……泰隆望着坐在桌前不露声色的策士统领,讽刺地想到。

这段时日以来,自己一面避开思维因暗中调查将军失踪的事件,一面忍受着受制于人不得不为其使令的屈辱感。自己原本只是将军的特使,不该被贴上外界普遍认为的,代表一个政治派系的,克卡奥派标签……但或许此刻对于缓解两位小姐的处境有那么些用处……

“思想斗争差不多做完了吧,这是新指令。”

会读心术的么,老乌鸦。泰隆心里低咒了一声,拿起桌上向前推来的羊皮纸。

“艾欧尼亚?还是这种目标?”看完内容,从进门就一直沉着脸的泰隆神色上不禁多了几分不解。

“碧翠丝飞不了那么远,没有我监视你了,难道不该高兴些?”思维因的戏谑的语气仿佛话里有话,又好像只是陈述着表面的意思:“后续还有军方的任务,会有人联系你的。另外,你这身衣服在艾欧尼亚太扎眼了,上次在军工厂设计的新装备,物资官会连同补给一同带给你的。”

泰隆抿紧了嘴唇,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没有说话。而策士统领并没有催促他的意思,任由刺客用带着恶意的态度揣测派这种任务给他的意义。

直到大楼的报时大钟响起打破了屋内的沉默,思维因才开口:“回去准备好,明天上午出发。”

========================================

直到被温暖的阳光照到脸庞,刺客才睁开了双眼。望见窗外耀眼的阳光,顿时睡意全无。完了,有外出任务竟然能睡过头……

可看清了房间的陈设后,刺客才发现,这里既不是思维因的情报部,也不是自己以前在杜克卡奥庄园的屋子,而是,战争学院的宿舍。

“是梦吗……”

毕竟学院说协助调查将军失踪的事以来,虽说消息多了,实质性的进展并不比自己查到的多多少,夜有所梦也没什么。但……在思维因手下执行暗杀,被派到艾欧尼亚……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些完全不存在于自己记忆里的东西,难不成还是学院里哪个倒腾精神魔法的英雄恶作剧么。

用凉水使劲冲了冲脸,泰隆抬头透过洗漱间的镜子望着一脸水珠的自己。血红色的瞳孔带着些水汽,有几分妖异,其实这双眼睛因为左眼沿着伤疤的刺青和时常满含的冰冷杀气而令人不敢直视。

泰隆尚未从那段冗长的梦境中缓过神来,心中有些发闷。还是去训练场吧,暂且放松下……

作为一名受召唤频次并不高的英雄,泰隆除了按自己的计划出远门搜集情报,不时的做一些他看得上眼的赏金任务——当然大部分都是人命生意——其余在学院内的时间是很清闲的。

与昨晚的梦境不同,实际上的思维因并没有对他颐指气使的指派过暗杀任务,或者他还没来得及,战争学院和联盟的成立就打乱了这个野心家的进一步计划,许许多多他企图铲除或是拉拢的对象都进入了联盟,这个刚刚改革焕然一新的诺克萨斯就这么“被和谐”了。
只是,让刺客十分在意的是,梦境简直清晰的过头,刺杀的场景,受制于人的屈辱心情,身后那只视线灼热的乌鸦,写着前往艾欧尼亚任务的羊皮纸……都像是刻在记忆中的真实,挥之不去。

打开衣柜,泰隆瞥见了那套白色的装束——分明是之前召唤师举办的赛事,为冠军队伍设计的统一服饰,怎么就成了诺克萨斯军工部门的手笔……
努力不去回忆那些梦境里的内容,泰隆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这身比他的蓝色剑刃披风更轻便的外套出门了。

———————————————————————————

战争学院广场的通道上人并不多,除了定居于此的平民,不是所有英雄都有时间呆在学院的——眼尖的泰隆看到了远处几名身着武士劲装的人正迎面走来,下意识地转向侧面的小径避开了他们。

有女性的爽朗的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是一群艾欧尼亚的英雄刚刚从正义之地回来。刀锋意志?暗影之拳?众星之子?艾欧尼亚人……停停停,刺客有些无力地靠着墙,指尖用力摁了摁眉心,看来自己被那个梦弄得有些神经过敏了,这实在有失一名冷静沉着的刺客应有的素质。

模拟正义之地地形的虚拟空间里,泰隆适应了一下联盟近期针对他所做的技战术上的修改。

几番试手,体验到了丝毫不亚于曾经的爆发能力甚至更高,强大的机动能力——看来联盟的符文工程师除了会“削弱”,也会干点人事。泰隆不禁看向自己的手掌,握了握拳,一直紧抿的唇角微微上扬。

使用“刺客之道”适应场地时,泰隆细心地记下正义之地中可走的捷径:纳什男爵的池边看来可以翻三次,很好,蓝方苍蓝魔像的外墙有一个假的红线缺口,只能翻两次,那群老家伙审图也上心一点吧……又熟悉了几番手上这把锋利的臂刃具备的伤害能力,此次的修改还附加了突进位移的效果,刺客觉得十分受用。诺克萨斯式外交,更加强大了……只要有视野,还能解决追杀目标翻不过墙体的问题。

探寻到了强大的力量,泰隆总算觉得今天有点值得兴奋的事了,哪怕这力量是在战争学院的规则下有条件的强大。什么“替思维因行事”“艾欧尼亚任务”之类的可笑内容也渐渐自脑海里淡去。

 

============================================

身着白色连帽披风的诺克萨斯刺客抵达艾欧尼亚境内。

他的按照任务的指示前往首都普雷希典,去刺杀一名与艾欧尼亚官方有所来往的稀有金属材料商,而后在西边的海湾附近留下待命。

任务简单的要命,目标的重要性也远没到需要泰隆这样身手的刺客。只是乔装了一下以游客的身份进入从艾欧尼亚国宾馆的开放区参观,再摸进贵宾区,将臂刃戳进午觉也能睡的死沉的目标的脖子里,再若无其事的游览一圈,最后从隐蔽的管理区随便挑了个窗户离开……行云流水,艾欧尼亚松散的警备之下,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一切。

街道上飘散着盛花期早樱沁人心脾的清香,恰到好处地掩盖了任务过后,武器上残余的血腥味。

泰隆一度以为这是思维因要放逐自己离开诺克萨斯但还想“物尽其用”一下,直到城外的接头人直接将诺克萨斯军队海滩登录行动的计划书交给他。
“对地形进行初勘,选择合适的驻营土地,可进行先期圈地建设,务必注意隐蔽;就近了解南部省区及首都区情报……”泰隆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合着老乌鸦把自己当成了侦察兵+工兵+间谍,老奸巨猾。

一直忙碌到黄昏时间,泰隆准备趁着天黑城门落下之前回到城区,却惊觉身后一道金属破空的声音,连忙闪身,一枚手里剑斜插在地面上,那是前一秒刺客呆着的地方。

“骗得了那些愚蠢的城门兵,可骗不了我。你不是艾欧尼亚人。”刺客的身后响起一个阴沉的缠绕着扭曲的黑暗的声音,狂傲而笃定的口气说着陈述句。


TBC

评论
热度(5)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