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1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2

忍者?泰隆觉得事情有些麻烦,艾欧尼亚星罗棋布的教派常常都避世保持中立,事情应该还在自身能力可以解决的范围内。

“……与你无关。”刺客冷冷的说道,转而向着城外走去,思考着能和平解决的可能性——只得出今天恐怕免不了做些“额外功课”的结论。先试试能不能甩开吧。

对方在开始的一击后,也并不急于动手,以不亚于刺客的速度紧紧跟随着,还不忘继续说道:“我不关心你背后的势力,那确实与我无关。但是我很好奇,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人告诉你,好奇心会害死人?”泰隆讽刺道,向身后丢出三枚回旋飞刀。

“哈哈哈哈……”对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大笑起来,笑声里透着让刺客很不舒服的放肆,十分刺耳,“城里死了个商人,还没有势力对此负责,你做的?”

飞刀准确的袭向目标,却没有击中,忍者的身形化为一团黑影,现身的方位距离前面的刺客更近了。此时泰隆看清了对方的身影,暗红色的忍者服,金属材质的胸铠和肩甲,眼角流动着诡异红光的不祥的面具,以及身后两枚看起来威力非比寻常的巨大的手里剑。

“……”刺客不想浪费口舌在这个狂妄自大来找死的人身上,但先前见识到的神出鬼没的影忍法让他有些忌惮。

忍者靠着影子灵活的变换身位,近身攻击和远处手里剑的角度都极为刁钻,但是泰隆并未让他占到多少便宜。他不断的使出回旋的飞刀,翻过树木或者土丘变换飞刀收回的角度,一旦近身,寒光凛冽的臂刃直刺过来,力量也不容小觑。

两名身法凌厉的刺杀高手不断的变招、拆招,速度之快,带起樱树林中的飞花落叶,不断有锋利的金属制具堪堪掠过对方的衣襟钉在树干上,两人身上细小的伤痕也越来越多。

突然空气中“叮叮叮”三声锐器相撞的声音,竟然是忍者出其不意地用手里剑打落了空中的飞刀上前抢攻,刺客的反应也不慢,在面前的人突然消失之际,果断转身招架,两枚巨大的飞镖切过刺客兜帽的边缘分别落到了一旁的空地和头顶的树干上,随着一声比先前响的多的金属碰撞声,忍者的现身位置上被刺客预判到了,短兵相接的两人分别用手里的武器死死架住对方的,相持不下。

手里的投掷武器不多了,泰隆并不知道对方的还剩多少,再这样耗下去情况不妙。早已看出对方用的是影流的忍法,能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的,影流之主?实力再次也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贸然除掉恐怕影响太大,真是惹上了一个麻烦。

谨慎的考虑下,刺客开口,语气里并不掩饰求和的意思:“还要再打下去?这毫无意义。”

”呵……只有诺克萨斯的刺客才会有如此的实力。我所拥暗影之力,从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人——刀锋之影是么?“忍者听出了休战求和的意图,故意扬声逼问且试探着。

刺客没有回答,只是望了望架在一起近在咫尺的刀刃,又抬眼直视起对方那诡异的面具,冰冷的视线仿佛透过了这层金属的障壁直射对方的眼里。

”别耍花样。“忍者不禁开口说道。

严格来说,刺客的眼神并不是一个求和的人的眼神。这道目光投射过来,犀利刺眼,却让后者忍不住同样地直视回去。劫有些难以形容对上这道目光的感受。和自己同样的血红色瞳孔,释放出的狠戾、狂傲、冷酷,与世间天然形成一道隔阂;这眼神能把一个纯良普通的艾欧尼亚平民瞬间冻成冰块碎成渣子,但劫可不是什么善类,并不会被震住。但是他确实被震慑了一下,当看到和自己如此相似的眼神时——也有许多不同的东西,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并没有办法捕捉到什么。

直视的目光只持续了几秒而已,好在自己戴着面具不易被察觉分神。劫迅速的收回思绪,开口道:“我们同时收招。”对面的刺客恰好也说道:”一起收招。“

这种同时开口造成的细微尴尬一略而过,两人同时拿开了架在一起快要磕出痕迹的近战武器,但下一秒又猛然制住对方企图甩出暗器的手。


“!”“……”


刺客的神情带着被识破的惊愕和识破对手的狡黠,劫也是颇为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不过由于面具的关系,被衬得像是诡异的狞笑。

这下两人是彻底不打算继续打下去了。

叮叮当当的两串金属碰撞声,原本几欲脱手的飞刀手里剑都落到地上。

 

两人保持警惕地站在对方的攻击距离以外。

虽然经历了刚刚激烈的战斗,紧绷的神经多少让人有些疲劳,可谁也不愿意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显露弱势。衣着均是狼狈不堪,泰隆索性放下了被刮出两道大口子的兜帽随手理了理乱了的半长黑发,这使得血色的眸子被额发微微遮挡,人也少了些锐利的杀气。


“你很强,影流之主。”泰隆说着。


而后者却望着刺客所在的方向陷入了沉默。堂堂影流之主并不缺赞誉。来自弱者的畏惧惶恐,来自仇敌的提防警惕,还有来自教众弟子的崇敬臣服……却并不包括,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的认可。向来不留活口的他乐于制造恐惧,甚至有时候有些沉溺杀戮,仅以此来填补某种自己不愿承认的空虚——证明不是他得不到,那是他不需要。和少年时期经历有关的该死的污点,也能一并被鲜血洗刷覆盖。他的暴戾恣睢、嚣张自负都是来源于此,实际上矛盾至极,认真自省起来,自己能嘲笑自己三天三夜。


劫有些拒绝承认,在听到了这句简单的评价,哪怕是源自一名敌国的刺客,自己的内心,波澜壮阔。


TBC

评论(3)
热度(7)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