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1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3

3

泰隆有些莫名地回望过去,看到对面的忍者卸下了自己的面具,夜幕尚未完全降临,就着夕阳的最后几缕光,刺客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过分的脸。

这就是……影流之主……血红的眼眸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刺客,那道直射而来无法回避的目光,让刺客着实有些发愣。距离较远,泰隆并不能完全看清那张脸的细节,只注意到对方的发色非常浅,此时是被染成夕阳余晖的颜色,嘴角还噙着一抹自己无法理解的笑意,耀眼的狷狂,却好像没什么恶意。

劫有些小小的幸灾乐祸,他确定对面的人此时该是受到了些冲击,而且并不比自己先前感受的小。无数人都以为,他那其实是因为和影魔同调才变得沙哑的声音该是个老气横秋的中年人的,有幸看过他这张脸的刀下亡魂,临死前扭曲的表情总是再多加上一道不可置信的惊恐。劫想到这里,嘴边的笑意化开,自己竟然允许他活着获得了这份特殊待遇。

 

“我叫劫。”他听到自己竟带着笑意报上名字,只觉得今天是有点疯魔了。

对面的刺客眼神一惊,下意识张开唇角,却在下一秒又忽然抿紧,皱着眉说到:“站好你的中立地位,影流之主……后会无期……”刺客用了句艾欧尼亚风格的道别,却是疏离的意思,随后不失时机地借由夜幕和树木茂盛枝叶的掩护离开,身形隐没在了夜风之中。

=========================================

劫满腹狐疑地审视着自己的房间。他望着屋中叠放整齐的忍者服,完整,并没有被利器划出的密集的破损;那些保养得当放得整整齐齐的手里剑,也没有划痕,没有磕碰——那自己经历了什么?这不是影流主殿么,什么时候又去首都了?说是梦境就有些太可笑了,那场黄昏时分的紧张对决,神经都紧绷到要断裂,回想起来精神还透出些许疲乏,到底是怎么回事……

学院的裁决议事厅发出了邀请,自己今天还要响应正义之地的召唤。多想无益,兴许打一场活动活动,就忘记这些事了。

看到中路对线的对手时,忍者面具后的表情很是幽怨。刀锋之影。

 

看到对面的刺客那身眼熟的白色披风,白色的臂刃……哪壶不开提哪壶。

 

“又见面了。”这话刚说出来就后悔了,忍者觉得自己今天神智被落在正义之地外面了,竟是把梦里的事情和现实混在一起。

 

刺客闻言也是一惊,随即用警惕戒备的眼神望着自己。劫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好在对方看不见这个表情,努力放空心思专注于比赛吧。

 

在对线的前期,两人相互经历了一番交锋各自换掉了对方的人头,恢复之后重新回到线上。几个灵巧的走位躲开了又一轮互耗,刺客从他的面前经过,给了他一记诺克萨斯式外交,以及一句轻飘飘的“你很强啊。”惊诧间劫没有时间去想这是认同还是嘲讽,只看到那双血红的眼睛定定的意味不明地望着自己,过后又压低了帽檐低头继续收兵。

 

与梦境的重合感太过强烈,劫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那个满身战斗的狼狈,却预判出自己现身的位置死死架住自己杀招的刺客。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连带手下的动作都顿了一下,失了节奏,一连漏掉三个兵。

 

在战斗中分神是大忌,这一番心理过程弄得劫有些烦躁,心想这都是那个梦搞得自己在自作多情,可恶之极……

 

泰隆的眼里只看到对方手下动作一顿,收兵的动作乱了几许,再然后,下一波的技能消耗莫名奇妙的到来:对方的打野现身边路,于是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这个忍者竟然不顾兵线的牵扯,冲上来放出一个位置奇怪的影子还交换了位置,空放一记鬼斩,又来了两发歪到不知哪里去的诸刃。

 

“噗嗤……”忍者的几番表现和数分钟前差别实在太大,以至于泰隆也没绷住一向冷峻的表情,嗤笑出声:“这么不经夸的,影流之主……?”他当然不会放过对方送上门来的奇怪失误,刀锋之末触发的条件具备,隐没身形甩出一圈飞刀全数飞往忍者,you've slain an enemy.

被送回去泡泉水的劫没有立即离开基地,他需要治愈之泉帮他清醒清醒。得把脑子里那些战斗画面给逼出去,自己从没在普雷希典的郊外遇到过他,也从没和他交手到差点杀死对方,更没对着他露出过真容……

可惜这个觉悟有些晚,刀锋之影可不会浪费滚雪球的机会,无论对线还是支援,差距逐渐拉开。结果是不出意外的刺客所在的一方获胜,劫只是庆幸没什么人过分追究他的反常。

打完了这场不在状态比赛,劫在休息室里静静呆了一阵。他打算,若是这离奇的事情出现第二次,就去找找那个曾经专门入侵凡人梦境的魔腾,就是不知道学院看押魔腾的水晶大厅让不让进了……在广场的地图上好容易才找到标识的地点,是一幢位于召唤师管区的建筑,那里一般平民和英雄都不涉足,位置上也很偏僻。秉持着走一趟看看去的心理,劫向着他的目的地走去。

 

还未走到近前,忍者便看到了管理关押超自然生物水晶棺的大厅的门前,有个让他烦躁的人影。一身白衣的刺客似乎是被工作人员拦住,一番交涉后,并没有进入那幢建筑。由于距离太远,劫不知道他们交谈的内容,只是……

一个念头快速地划过,带起心中的怀疑又几乎被下意识否定,但思绪却不由自主地顺着这个念头几经起伏,逐渐某个想法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他或许经历了与自己相同的诡异梦境,经历过那场遭遇战,同样的精神疲惫,也同样地想到了去寻求梦魇的解答——

刺客似乎觉察到了远处的视线,带着疑惑地回头,准确地望向了劫所在的方向。尽管刚刚在脑中推理了一圈,终究是捕风捉影的猜测,找到对方也实在不知如何开口,劫迅速使出了影分身,在泰隆发现自己的身影之前,遁入阴影之中。

=======================================

泰隆按照任务的指示往返于西部海湾和普雷希典,偶尔去一去南部的省区,和那里的线人交换信息。

 

近期在首都区域处理事物的劫并没发现艾欧尼亚的当局有什么紧张行动的迹象,甚至一桩命案都没有;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一定有暗流在目前的宁静之下涌动。因为,上次遇到的那名诺克萨斯人没有离开,他看到他了。普雷希典西部的一条繁华的街道上,身着便装的忍者不期然地巧遇了仍旧一身白衣的刺客。

 

“……”在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泰隆思考了一遍所有可以脱身的方式但是没有任何可用的选择——这是在首都的大街上,轻易不可暴露……任由自己被假装见到熟人而热络地打起招呼的劫靠近,对方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背,他清晰的感到,一枚坚硬的东西正抵在了心脏的位置上。

 

TBC

评论
热度(5)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