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1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4

4

因为这张太过年轻的脸和坊间的传闻相差甚远,没人会把这个青年联系成影流之主那种恐怖的存在。但因为劫少见的发色瞳色以及可以称得上帅气的脸,街上的行人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不得不配合地与对方一起走的泰隆此时只觉得芒刺在背,毕竟他习惯于压低了兜帽把自己隐藏于人群而不是这样引人瞩目。但是劫无视了刺客锋利的仿佛要迸出刺刀来的眼神,哥俩好似的扣着他大喇喇地走在街上。

发现劫竟然没有将他挟持出城,泰隆的眼中飘过一丝疑惑,但略一思考又是一阵苦恼。从对方少了好几样武器的装束上看,这个忍者恐怕只是巧遇自己,并没有准备,若往城外去的话,刺客反击的胜算很大。但是对方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干脆就这样僵持着。这下好了,生命危险暂时没有,可也别想摆脱这个牛皮糖。

 

“你到底想怎样?”泰隆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上次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我还没有被好奇心害死。”说话间,劫已经“挟持”着泰隆走到了城市中心区繁华的街道上。

“你觉得我会回答?”泰隆气闷地怼了回去。

“你的任务很清闲嘛,最近一个死人都没出现。”时近中午,劫竟然一只手继续牢牢的扣着刺客背后的要害位置,指缝里藏着个袖珍的手里剑,一只手熟练地在路过的小吃摊挑挑拣拣付钱吃东西。

“套我的话有什么意义?‘中立派’影流之主?”

“嘘,小声点,否则我就大喊‘有刺客’。”警告地瞥了一眼挟持目标,同时不忘飞快地收集着串起食物的钢签竹签,劫沉下嗓音:“我确实两不相帮,无论艾欧尼亚政府还是你们。但是,如果你们给这片土地带来毁灭的灾难……”

“毁灭?诺克萨斯没有那么神通广大,比不上你们单枪匹马可以打退一个军团的艾欧尼亚人。”刺客的话满满的不甘和嘲讽,不忘奉上一局警告:“不想正面为敌,就别那么多废话。”

“噫……这话可真是不中听,你现在可是落在我手上。”

 

劫终于把最后一串吃的给解决了,立即换了一副得意的神情道:“穿成这样遇见你真是危险,不过现在我有胜算了,30根金属的20根竹子的,武器凑够了。”他晃了晃手中的一堆签子,“上次没能赢你真是让我耿耿于怀,再打一场么?”

 

“……我拒绝。”泰隆只觉得内心里有一万吨食齿兽之类东西的奔腾而过。


妈的智障,扣着我在大街上扫荡小吃摊就是这个目的?


…………饿死了都……


=========================================

鉴于修改了规则后的刀锋之影在峡谷中的惊艳表现,刺客收到召唤邀请的频率高了起来。今天的峡谷里遇到了状态正常的劫,没有出现上次的低级失误,两个人你来我往火药味十足。

 

野区就是泰隆的天下,没有谁逃得过他的追击。但是此刻上演的却是刺客丝血逃生的场景,后方的追兵,则是有意识地将其逼至刺客暂时还翻不了墙的区域。劫看着对方陷入无计可施后淡然地停了下来,也不急着收了他的命,而是伸手向刺客的背上一扣,不在规则范围内的细小的暗器戳在了背后靠近心脏的位置——

“!!!!!”一瞬间,泰隆的脸上满是震惊,一向冰冷的眼眸游移不定了一会儿,才神色复杂地望向当下随时可以杀了自己的忍者。

“是不是很熟悉?”影流之主低沉的声音传入刺客的耳膜。

“……没错……”刺客有些难地表示肯定。

就在刚刚,他们好像,相互确认了一件离奇至极的怪事。

“我一会儿去下路带线,你来堵我,到时候说。”

有些恍惚地听到忍者说的话,泰隆飘忽地回了个“嗯”字便陷入一片黑暗。

You have been slain. Enemy rampage.

 ——————————————————————————

——【是不是很熟悉?】

——【没错……】

……

数天以来恍惚于梦境与现实,被压抑着的困惑无处诉说无从说起,精神的倦累持续折磨着刺客,就像是迷失在一座充满了灰黑色调的迷宫,被迫接纳着似是幻觉的回响。以刺客强大的意志力,虽还不至于崩溃,可每每梦到这个由不存在的事情构筑却又无比真实的“世界”,自己仿佛是梦中的那个“自己”却又不像是,“世界”中的每一步发展都无力改变,真真假假似是而非,醒来时恍如隔世心神疲惫。

而就在刚刚,他尚不敢十分确定,自己是否在这充满迷茫崎岖诡异的道路上寻到了一名同伴——

 

在黑暗中游离的意识渐渐被唤醒,泰隆重生于峡谷的自己一方的泉水。几乎一刻没有停留,他开启幽梦之灵,一路抄近道翻越野区的墙壁,无视地图上队友的撤退信号,奔往缺乏视野的下路,去寻找对面的忍者。

 

如约在下路带线的劫看到刺客出现在视野中:“你去过艾欧尼亚,呆了不短的时间?”

“没有。那些事情根本没发生过。”泰隆迅速的回答道,他使出斩草除根,再次开启幽梦之灵追击,但劫也不是吃素的,一个影分身拉开距离,同样开启了幽梦之灵的加速。

“那些事情……哪些事情?”影流之主一边试着用影子的鬼斩防守反击一边说着,这个试探的问题并不好回答。

“……是连续的梦境,很烦。”明显的试探,返回的飞刀没有刮到对方,幽梦之灵的速度又被化解,泰隆干脆开启了暗影突袭让速度变得更快:“你的试探也很烦。”

“喂你别打这么快,突进连招过来我要死……”劫看到泰隆在眼前消失并甩出一圈寒光流动的飞刀,不禁有些慌了,不是就试探两句么……这就急了?

“我的耐心有限,”改用普通攻击收招的泰隆现身在劫的面前,“说点有用的。”

眼疾手快开启了瞬狱影杀阵躲过了致命的最后一记攻击:“我没有戏弄你的意思。”劫顶着三层刀锋之末标记出现在刺客身后,鬼斩和三道手里剑精准地命中,“我也想确认,这是不是我妄想出来的幻觉还是什么奇怪的……!%&*(……”话没说完,影流之主死于流血效果。Shut down.

泰隆看着他的身躯回归暗影,知道对方的意识还能听得到,调整了一下情绪才说:“不是幻觉,是一些梦。”接着也被瞬狱影杀阵第二段伤害带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通过几场互有输赢的对决,总算交换了些有用的信息:梦境的内容和进度竟然是相同的,自己仿佛就是梦里的自己,如同亲身体验一枚超长的记录水晶一般。有可能是一个平行世界,没有战争学院也没有联盟,而两个国家之前在南部领土已有纠纷。

 

在两家的队友给总是离队的中单疯狂打信号,已经快到了追着质问之际,两人终于归队参团了。队友们准备松一口气了,可好景不长,一场团战两个收割者互相拿了四杀撤得飞快,回去换了身更精良的装备又回到决斗模式。

“[所有人]帮忙举报一下中单……”要输的一队发来讯息。

“[所有人]好的,也帮我们举报一下= =”胜者队回复道。

 

TBC

评论(1)
热度(5)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