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1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5

但凡是在目标海湾和建设营地相关的任务,刺客总是小心再小心,用上比之前更多更的隐蔽、更多种类的反侦察手段,甚至为此乔装打扮,换上过藏不了几把刀、让自己严重缺乏安全感的平民服饰。而在其他时候,他便不太刻意隐藏自己——有个好奇心过剩的家伙喜欢探听自己在做什么,那就让他探吧,获得的信息越多越杂,就对海湾作战任务的隐蔽越有利。

于是,在刺客有心为之下,两个人再没在城内相遇过,只是在郊外有过“不期然”的交集,还每次都演变成打得昏天黑地,甩光全部暗器甚至应急了折段树枝丢过去,累到手指头都不想动,却谁也制服不了谁。

某一次的战斗中,两个人的武器真的扎进了对方的身体,差点造成了致命伤。可就在真的可以杀死对方的一瞬间,两个人忽然事先有默契似的突然停手,飞快地向后纵跃拉开了相互距离,各自默默处理起伤口。

“……不杀了我么?”

“……”泰隆脑子里有些乱,这个问题他找不到答案回答对方,也回答不了自己。

“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转移我的视线,是有不想让我探听到的事情。”一阵沉默之后,劫终于再次开口,但话音一落,刺客所在的方向就投来杀气快要漫出来的目光。

“这么想死?”声音冷到冰点,甚至有些不像是劫印象中的刺客的声线。影流之主识相的闭了嘴,再问下去自己真的会死,刚刚的话说出来已经越界。

泰隆转过身不再看对面的忍者。刚刚自己的回应,其实是变相的默认。从忍者问他为什么不下杀手开始,他就试图理清他们现在这样奇怪的关系。一个自称中立却探听自己情报的艾欧尼亚教派首脑,本就是可以当作敌人界定的,自己放着他活这么久,理由早就从原本的“贸然除掉影响不好控制”变得复杂,复杂到像一团乱线,抽不出头。

说是实力不相上下的对手,可是刚刚只要自己的拳刃向他的脖颈上方再偏一点,就可以割断他的喉咙,然而自己却收手了——作为难得的对手的惺惺相惜?这理由他连自己都不信。

这些战斗,准确的说是宣泄。在淋漓的战斗中,可以忘却心中的苦闷,忘却被卷入政治斗争日夜的忧心惶惑,忘却受制于革新派当权者、被骂做丧家之犬的屈辱,甚至忘却自己在艾欧尼亚一直执行的任务。曾几何时,自己只负责接受任务,执行,复命,以此获取在刺杀的行当里无上的赞誉。自从杜克卡奥将军失踪,赋予自己这一切的倚仗消失了,他的脑中就不得不多了这些复杂的事情整天的萦绕着。

谁也没说话,一直背对着劫的泰隆甚至不太确定对方离开了没有。他仰望着夜空里的上弦月,按照艾欧尼亚人的历法算,登陆日是晦日之月,天空将没有月光。真是适合战争。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第一次觉得这一切都很累。某个瞬间,他产生了不想再参与其中的念头,但是随即在脑中挥开了,自己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我的拳刃上没涂毒,但是施过阻止伤处愈合的暗影法术。”忍者突然开口打破了长久的沉默,泰隆才发现,自己包扎伤口的绷带几乎被血浸透,看样子一直没有止血。难怪身上有些小伤好的那么慢。随后一个水晶瓶被扔过来,忍者接着说道:“那个位置应该很靠近心脏,你……小心处理。”语毕便疾行着离开了。

刺客找了棵树靠住身体,看着水晶瓶里面流动的不明魔法精华,虚弱地扬了扬唇角;你也是够奇怪的,为什么不杀我。

==========================================

近期泰隆在峡谷里的势头很猛。打遍法师无敌手,手中的刀快到看不清,又稳得不可思议,取对手人头时迅疾凶暴的气势配上那超常的机动性,简直就是一只索命的厉鬼。以至于有召唤师甚至觉得,泰隆是不是钻了了峡谷限制规则的空子。学院官方给出没有任何问题一切正常的公告辟谣,让那些声音闭了嘴,也让泰隆目前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状态继续了下去。

 

被泰隆杀得有些措手不及,已是5/6/0的影流之主重新回到线上,还没走近,就看到刺客那醒目的红色眼眸,杀气腾腾的盯着自己。劫也是无奈,前期只求消耗致胜的自己对上这么个不讲道理的杀神,不顾兵线拼命地和自己换命。

只见对面的刺客眼神又是一凛,抬起拳刃就朝自己刺来。眼疾手快使用分身撤退到防御塔下,劫面具下的眉头紧皱,望着已经6/5/0记录的,连续挨了两次防御塔攻击才一脸不甘地回撤的泰隆,心中有些焦灼有些愁。就在不到一分钟前,刺客是如何冲过来拼命补上最后一击的景象,还印在自己的脑海中:满眼厉色的刺客将流转着寒光的臂刃带着一股蛮横的狠绝,像是劈诺克萨斯断头台似的挥过来,同时响于耳畔的,是刺客比平时更低沉的呼喝……

劫隐约猜得到原因。为何对方这几日会如此杀神附体,尤其看到自己,外塔还没拆就来了5、6次击杀,穷追猛打,打死了复活继续打。

……他在为梦境中的自己后悔。

 

劫在经历了新的梦境后也想到过,是不是成功地在梦中杀掉对方,能从那个怪梦中解脱也未可知,但是无论是真实的自己,还是梦中的自己,都并不想真的杀了泰隆,他并不后悔于自己经历的那场关键时刻收手的对决。——而泰隆则不是,他此时下手越狠,便越是恨吧。劫暗叹了一声,心中没来由的发闷,下手不禁也狠戾了起来,瞬狱影杀阵完美连招击杀了对方。

You have slain an enemy.

心情丝毫不愉悦,看到对方倒下的前一刻表情却也好像是在笑,包含了些什么东西他看不明白,也不想去思考。

——————————————————————————

就这两天,有一种说法在英雄们乃至于召唤师之间传开:中路两个支援型英雄,刀锋之影与影流之主,似乎很不合。两个人若是队友,就除了必须的团队协作以外总是远远避开对方,而一旦被召唤为对垒的双方,火药味就浓烈到峡谷都要燃烧起来,不免波及到队友。打野如果在开局来帮中路一手,断然会被自家中单给出卖位置;边路英雄偶尔给予支援,收到的也不是感谢而是冷漠的“别管闲事”。以至于现在,但凡有这两个人出现在敌对方的对战,他们的战场都是禁地。

“迦娜,你的复苏之风别留着了,下一波和召唤师说好,闪现把金克斯吹过来。”厄运小姐甩了甩冒着烟的枪口小声对着自家辅助说道。

被点名的风暴之怒眨了眨眼睛道:“没想到你这么暴力……对面中路可是泰隆,不留着点技能么?”

厄运小姐则摆摆手,大口径的枪管在迦娜面前上下晃着让她不由想躲一躲。“不不不听我说。我们有劫,他们俩最近只要一对上,边路是真的太平。你看对面那个祖安蓝毛平胸也是明白的,对线都快骑到我头上来了,还仗着有娜美给他她续命,完全不省技能的浪——哼,打野在上面呢,等着洗弹幕浴吧。”

迦娜望了望又对打起来的中路。果然,泰隆看上去已经没了地形优势,却并不拉开战线或是求援,气势汹汹硬是和忍者面对面的硬拼。”An ally has been slain”的通报响起,迦娜摇摇头转回视线说道:“……好吧,那准备了。”

 

局面以至中期,上路传送而来的奥拉夫配合着下路组合顺利拔了外防御塔。迦娜看着中路的记录已经10/10/0了,问道:“他们俩到底是怎么了?”

“相互看不顺眼又不服气,当然是战个痛。”奥拉夫随口说道。

“直男思维,”厄运小姐插了一句,“这大概就是相爱相杀吧,看他们两收兵的数据,这根本不正常。”可语气也不是很笃定。毕竟这事怪就怪在,哪怕是最热衷搜集八卦情报的几个女英雄,也没能从峡谷之外发现两个人有什么明显的交集,无料可寻。

“别管他们俩,我们拆我们的。”继续进军到内防御塔的三人决定停止这个话题。

 

比赛由于缺乏关键队友的配合而拖入后期,最终记分定格在33:37。令人惊骇的是,双方从未参团的中单竟然分别是占据了各自队伍一半的击杀数和死亡数。

双方重新回到休息室时,都默默选择远离那两个人,包括厄运小姐,心里八卦却也不敢靠近。仿佛他们所在的方位有一团低气压,下的还是冰雹,不离远一点,分分钟被弄死。

 

TBC

评论(2)
热度(7)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