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3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1

劫没有收到被吻的人的反抗,反而惊觉对方竟然将整个人埋进了自己的怀中。夏季将至,身体隔着单薄的衣物接触到那一片微凉的体温时,被点起一把火。可毕竟泰隆的这身伤也太严重了些——要个吻总可以吧,安慰性质的……他试探性的,小心避开了伤处,伸手揽住怀中的人的后背,因为肋骨的伤他根本不敢施加力道,原本执着下颚的手抹去了脸颊的水渍,手指向后嵌进了一头黑发之间扣住了后脑勺。

这算不算趁人之危啊……虽然获得他投怀送抱的反应,这一波很是值啊……劫这么想着,轻微的唇齿厮磨,动作也是小心翼翼的。可是伤号却不怎么配合,主动地用力地吮吸着他的唇瓣,舌头更是强迫性地探进他的口腔去舔舐他的,硬是把安慰性质的吻弄出了激烈的水声。

“呼……唔”因为这个吻而呼吸不畅的刺客喘息了一下,却也明显皱了一下眉闷哼出声,料想是刚刚过猛的动作压到了伤处。就在劫准备说些什么制止泰隆的时候,他却突然感到,刺客那只没受伤的手直接摸进了他穿的便服宽阔的领口。那只手贴着自己发热的身体,冰凉的,带着层薄薄的茧,触摸着皮肤,一寸寸探下去,分明就是在点火。要死啊他这是……

影流之主的内心天人交战。

就在这只骨节分明的手勾住了腰带,还准备继续往下探到更危险的地方时,劫迅速地把它抓住了,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后者丝毫不知悔改,微微抬头,用泛起一层水雾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

劫只得闭了闭眼,不敢直视那目光。自己以前怎么从没发现,泰隆那双暗红色的眸子有着这么大的勾人的本事。

“不继续么?”泰隆的沙哑嗓音含了丝邀请的意味,漫不经心,如果影流之主的脑袋被刚才这么一出给烧糊了,这话绝对是火上浇油的效果——但是,尚存着最后一丝理智的忍者在这话里听出的是自轻自弃,没有一点生气。

他记起了自己不得不回去匆忙处理好教派伤亡弟子的安顿,赶回来就听手下说醒来的刺客像个提线木偶对外界全无反应的时候,心掉到冰窟里一样的感觉。为了防止人自寻短见,自己是怎样小心地把屋子里所有的利器全部藏好,才敢把人安置在这里。

“你是真想弄死你自己?”劫被撩的呼吸粗重,声音较往常也沉了几分,可是这种状态下真的做下去,对方只会被一身伤口的闷痛折磨的生不如死,那不是趁人之危了,而是折辱……他知道刚刚这句话说得气急,原本刺客这样的这种状态,他是想温柔的拥入怀里安慰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比争吵好不到哪去。他并不擅长安慰人,尤其不擅长安慰眼前这个人,他明明应该是强大的,能和自己势均力敌的,能在那样的尸山血海里活下来,明明……该死的到底是什么,让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念头,至今还这么“去意已决”的……

“你别这样……”忍者笨拙地寻找着能交流的话题,并很快找到了一个:“那个叫锐雯的,她还活着,还发誓自己再也不回诺克萨斯……”

“她不一样……只是普通士兵……”劫万分庆幸泰隆竟然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不过刺客下一句又说:“我现在……彻底‘自由’了……最重要的任务……失败了,我……辜负了将军的期望……”说到最后,几乎只剩叹息的声音。

“你回去有用?”劫反问道,这个刺客似乎被牵绊在一个信仰或是某个势力上,泥足深陷。“我不清楚你经历了什么,但很明显现在诺克萨斯已经把你判了个死刑,而你的诺克萨斯,已经不存在了。你要是回去送死……”这个词刚出口,劫立刻深吸一口气捂住自己的嘴,失言了。

“呵……是去送死啊……”这声音听得劫发慌。

“我花了这么大力气把你救回来,不是再让你去死的。你这条命,现在是我的。”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轻声细语地劝过谁,一个失言又把思路给带回去了,不如强硬点先稳住他。

“……”闻言刺客没有答话,但是眼神不再是恍惚的了,而是陷入了沉思。看来对付诺克萨斯人,需要的不是劝服,而是命令,呵。半晌,像是暗中决定了什么,泰隆抬头看着他:“我不会轻易的死的。”

好吧不管什么理由,起码他答应了暂时不会去送死……劫只觉得心里一块石头暂时落地了,虽然,这理由好像不怎么稳……

……

回过神来,忍者才惊觉自己劝个人冷汗都出来了。

======================================================================

劫呆在特殊留观室过了一夜。醒来看到泰隆的那张安静的睡颜就在不远处,一时脑子乱成一团浆糊。飘忽地设想了一下,假如泰隆这个时候醒来,他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梦境中那个不要命的主动勾引自己的泰隆……劫只觉得一阵脸热。

虚空先知直接出现在了特殊留观室。

“这房间禁止带武器,不禁魔法?”看着飘在半空中的玛尔扎哈,劫不禁问道。

“禁止携带武器是防止平民在医院闹事,他们不会魔法。”

“……”手无寸铁的影流之主一阵无语。

“我预见了刀锋之影的现况——当初是我找到他,通知的这里。”虚空先知的声音悠然,眼中的沧桑与他年轻的外表十分不相称。他低空悬浮着靠近了些,长长的紫色围巾和衣襟无风自动:“你会出现在这里,急于求证心中的所想。而你求证的对象暂时醒不过来。”

他说的是陈述句,还句句笃定的样子。好吧虚空先知,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他被规则反噬了。规则的枷锁,让他想要说的话说不出来,不停试图强行突破,期间还过多次地接受正义之地的复活魔法,导致规则出现了一定的混乱。他这个昏迷,意识是留在这儿了,还是留在你们的梦境里面了,我也没有把握……”

原来,那时候他不说……劫听到这一番说词怔了怔。自己还误会了。可谁能想到是这种原因?“你果然是知道些什么。”师兄诚不欺我。见鬼。劫又用带略着嫌恶的心情感慨了一下之后,抓住重点问道:“什么是规则的限制?”

“每个受到影响的人都要成功打破规则才行,但禁制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慎告诉我你在这里,我便直接来了。”玛尔扎哈顿了顿,那双紫色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今天,有几个人要睡过去,但是有人成功出来了……”

“睡过去?像昨天凯南那样?”

“你很聪明。一会儿大厅说吧,早餐都还没吃。”玛尔扎哈一如既往的像个神棍,卖完关子漂浮着走远了。

TBC

————————————————————————

把神棍招来强行推故事线= = 囧

评论(6)
热度(6)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