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3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2

12


战争学院的中心大厅,一角可供休息的桌椅区有着三三两两的人群。除了各类公告发布在这里,这片地区也是各种小道消息和八卦集散地。不过奇怪的是,关于这个梦境,相关话题从来没有被广泛传开,就劫现在所了解的两个知情人,一个拒绝和他沟通,一个说得又神神秘秘。

 

 

【你总算出来了……真不容易。】

【哼,靠你给我出的主意,我都快把风系魔法给学会了。】

【那也只是“快要学会”……你没有掌握风元素的天赋,只是用剑招更好控制风力。】

【我又不需要……所以说,我现在“活”过来了?】

【是的,恭喜你。】

【……哼。】

 

 

 

 

 

还没到达大厅,里面就传来一阵对话。说话的其中之一正是早上才出现在均衡医院的玛尔扎哈,而另一位一身浪人装扮,风尘仆仆,狂放不羁的冲天发辫和腰间的疾风剑已说明了身份。说话的人并无丝毫压低声音的意思,即使常人都能老远的听到语气里的不忿,更何况是敏锐的忍者。劫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放松了白白紧张了一路的神圌经,不再一副反侦察秘密行动似的警备着了。看来话题并不是不广为流传,而是就算传到旁人耳中也如何都不会想到什么梦境去,这洪亮的声音可真是……

 

 

 

 

看样子早上虚空先知神神秘秘透露的一句“有人成功出来了”,说的便是亚索——出来了是什么意思……从梦境里解脱了?

 

 

“你居然舍得从医院里出来……”马儿扎哈视线一转便看到了已时换回一身忍者服的站在大厅外的劫,语气波澜不惊,眼角却是笑着的,带着几丝揶揄。

 

 

“……”劫微微一愣,看向他的目光带了审视的意思。这个人恐怕知道不少梦境的内情,甚至是细节——这种被看透的感觉并不太好。“先知”这头衔不虚,却也知道的太多了吧。

 

 

“不用表现的那么不友好,”玛尔扎哈像是对此司空见惯了,他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了解你们几乎所有人在那个世界中的经历,见证了岂止是数次,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多到数不清了……虽然每次都会有些小出入。”说话间,先知收了浮空的魔法,让自己落在了地上,期间不经意地叹了口气,动作轻而缓慢,仿佛一边说话一边维持这个习惯的状态是件很累的事情。

 

 

 

“这个世界,被施了时间回溯的魔法。它有个美好的名字,‘时光守护者的祝福’。你们都觉得梦里那是个平行世界?可那个才是真圌实的,而且最后,在不可逆的走向……灭亡……”先知说到“灭亡”的时候语气变得艰难,并且有些吞吐地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补充道:“那是……是我的过失。”

 

 

“抱歉,”玛尔扎哈清了清喉咙很快又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继续说道:“这是战争学院联合了几大法力最高强的法师们一同构筑的时空魔法,在那个时间点,我们按照加入了联盟的人员名单,将所有已死去的人的灵魂纳入庇护,这样一来,现在这个平行的世界里,你们才能暂时活着,拥有和真实世界必死的结局不同的命运。”

 


 

“你也参与了施法?”劫注意到他的表述中使用的都是“我们”因而问道。

 

 

“是……我虽说能力还不够资格,却因为事情终究……因我而起,预知能力也多少有点用。”玛尔扎哈眼神闪烁,还掩饰的理了理他写满了符文的兜帽,看样子对他而言,那确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停了一下,他转向了一边原本满脸愤愤不满,现在也耐下心来坐着听故事的疾风剑豪:“今天成功出来的人就在这了。真实的历史上,艾欧尼亚普雷西典西海岸的那场战役并没有结束。第二道防线也被击溃,亚索就是本该在那里丧生的。原本应该是在逃亡的人,却义无反顾地加入了保卫家园的战斗,不是么?”

 

 

亚索咧了咧嘴,扯出一个不置可否的笑容,手臂搭在了疾风剑的剑柄上接话道:“……没错,是我会做得出来的事情。”

 

 

“无论是自己推测到,还是由我们这些人引导,将那个世界中未发生的事情先一步透露出去,便是成功打破了规则,成为凌驾于其上的征服者。过程中受到的阻力很大,处理不当会被反噬。而一旦成功,征服者便真正的活了下来,原本该丧生的命运就改写成功了。”

 

 

“疾风剑豪虽会使一手剑法御风,却并不是善于使用魔法的人,所以我找了风暴之怒帮他练习如何控制风元素。虽然他一开始非常不理解,还差点闹出了大乱子。毕竟破除这个规则禁制……通常需要点魔法的帮助。那边一旦最晚死去的人的命运被确认,回溯魔法将由我们重新倒转,没能成功的各位就会被复位再次经历一遍。我可以穿梭平行世界的壁垒,一路引导下来,你们已经是最后几个了。那些法师们出来的都很早,甚至李青大师也早已成功,毕竟他也曾会使用魔法。”

 

 

听到这里,几个人听明白了。亚索和劫都不由得嘴角一抽,逼我学什么风魔法/还有这种操作……

 

 

虚空先知望了望均衡医院的方向,用比刚刚沉重得多的口气说道:“狂暴之心的情况,不容乐观……他在那个真实世界中死亡的时间点太早了,我和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事件去引导他向外透露以至于次次冲击规则禁止都失败。这次他又睡过去了,还是没逃过在西部海湾的战役中牺牲的命运……”

 


 

听着先知的描述,劫想起了那时在战场候看到的几乎将夜空照成白昼的万雷天牢引,刚施放出来随即就被铺天盖地的生化武器吞没的场景。

 

 

“那泰隆……他被规则反噬……?”劫的心中一直有着这个疑问。早上玛尔扎哈的一番说词,提及了泰隆在这里的意识受到影响,甚至下落不明,让他很是在意,但这情况与他而言无从下手只有迷茫。

 

 

 

“他现在已经失败了。”虚空先知说到:“那个真实的世界在昨天时,他还在伤重昏迷之中,今天他应该是已经……”

 

 

 

“他还活着。”劫打断道。

 

 

 

“什么?”玛尔扎哈那平静的阅尽千帆的表情变为了惊异。

 

 

“梦境里他还活着,而且,已经醒了过来……是我救的他。”看到虚空先知的脸色,劫的心里也变得没底。

 

 

 

“……”玛尔扎哈闻言脸上的震惊越来越大,双眼中再次显现出一片紫色的光芒,散去之后于他立刻重新使自己悬浮起来,用比先前快了许多的语速说道:“我要马上去一趟学院的水晶大厅找那几个老家伙研究一下,你梦境里救活了醒过来的,可能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的意识!”

 

 

 

劫眼看着虚空先知急急忙忙动身离开,也迅速跟了上来:“那他现在该如何成为你所说的‘征服者’成功的出来?”浮空的先知速度越来越快,劫不得不在使出忍法的疾行步同时,用影分身借力以确保不被玛尔扎哈甩在后面。

 

 

 

“这也是我需要研究的……等等,”注意到身后的忍者施放的影子,玛尔扎哈忽然停了下来,眼中晦暗不明。

 

 

后面还在疾奔的忍者差点撞上了他。他将身形降下一些,神情不再那么焦急,像是又恢复了那种半带神秘半带沧桑的气质:“你或许能对这项研究有所用处。你的影子……很有意思。走吧。”语毕又转过身去继续朝着原先的方向前进,用可以步行跟上的速度。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作者强行拖过来交代一堆事情的蚂蚱……能力不够,剧透来凑:

1. 原世界必然是被虚空弄得快要完蛋的,老梗不是么,所以卡萨丁应该会出现~~

2. 蚂蚱说对了,泰隆是被嵌进去了~

评论(8)
热度(4)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