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4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3

 玛尔扎哈一路行进到学院的召唤师管理区,关押超自然生物水晶棺的大厅门前。望着这幢熟悉的建筑,影流之主一时间有些感慨。当初还想着能否来这里找魔腾解答梦境的问题,就远远地望见了泰隆也出现在门口……也就是那个时候,心中蓦的生出怀疑,才有了后来在峡谷里夹带不合规的小武器对他试探……呵,自己什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

 

 

“先知大人,还请允许我们进行必要的检查。”门口的安保人员看到玛尔扎哈时恭谨地说道,在注意到后面跟着的忍者时微微一愣,随即也点头示意。

 

 

经过拿到安全检查法阵时,劫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从头到脚被不存在的水流浇了一遍,然后,一直以来都和自己高度同调契合的影魔似乎出现了要离开自己身体的迹象……

 

 

“你不能过这个,”玛尔扎哈看到忍者身上渐渐腾起的黑雾迅速将它带离了法阵,“我忘了,你的影子不是你身体中原本的物质,这个阵会把它当成附体的邪物给强行剥离出来。”说话间,刚刚的安保人员也走上前来查看,玛尔扎哈对他说道:“影流之主没有问题。他在这幢建筑中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由我负责。”

 

 

来人听后恭敬地退回他原先的位置。劫就这样跟着进入了大厅。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大厅中央除了有符文魔法凝聚起来的战争学院标识悬浮于空中,雕花壁画之类的一样也没有,相比于中心区那个气派的议事公告厅,这里的规格恐怕连座偏厅都不如。但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这里的每一面墙壁,每一处墙角,每一寸天花板,甚至是门板、窗户,都或写或刻的布满了符文法阵,咒文清晰,想必是勤于修补和维护的。这里关押的都是些危险的存在,为了防止它们一旦冲破水晶棺的束缚发生什么严重后果,法阵的类型繁多,偶尔掠过的符文光影也是各种各样。

 

 

 

走过防守严密的水晶棺阵列,后方是一条走廊,每间房间的标牌上并不是瓦罗兰的通用语言文字,而是纯粹的符文印记。直到走到尽头,玛尔扎哈才停了下来。面前这间房的标牌,却是文字所写:时光议会。

 

 

 

门开启的瞬间,符文绚烂的紫色光辉将整个房间照亮,占据大半个房间的圆形会议桌以及中间的巨大水晶棺呈现出来。有等距摆放的高背圈椅围着桌子摆放,每张椅子上都有一个虚影。劫看了看那些虚影,正中央的很明显,是符文法师瑞兹,另几个是学院里的高层,至少是魔导师级别的存在,而靠末尾的位置上还有玛尔扎哈和慎的虚影。正中的水晶棺反射着符文流动的光华,有些晃眼,但还是能看清其中躺着一个人:那个只在学院的荣誉墙和壁画上见过的,据说是最初的联盟成员,时光守护者,基兰。

 

 

玛尔扎哈示意劫在一张没有虚影的位置就坐,自己则走到了自己的虚影的座位上,双手按在桌面上引起一阵精密的符文阵法流动。这阵流动平息下来之后,原本的椅子上的虚影都被实体所代替,符文法师瑞兹开口问道:“找我们有什么事么,虚空先知?”

 

 

玛尔扎哈直接简要汇报了泰隆的情况:被规则反噬后,意识在祝福魔法下的世界中陷入昏迷,而那边历史中理应殒命于登陆战的发展也变得有所不同,甚至在过了死亡时间点之后苏醒过来。玛尔扎哈还阐述了自己的猜测:泰隆陷入昏迷的意识,有可能是接替他原本死去的命运,被困在历史世界中了。

 

 

议会成员小声的讨论起来。

 

 

 

“学院和诺克萨斯的外交本就不好处理,消息虽然封不住,但一定不能让诺克萨斯那边知道太多。”有人在提外交建议。

 

 

还有人决定保守行事:“这次恐怕我们还不能轻易回溯‘祝福’的时间线,先找找别的法子。刀锋之影被困在规则中,一旦重启什么后果我们都不知道。”

 

 

也有人不乐观地说:“基兰大人留下的手札并没对反噬有太多提及,想要整理出一个思路来恐怕需要些时间,甚至有没有思路都不知道。”

 

 

还有人高声的反驳着什么人说的观点:“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都不能放弃他,如若人平白无故消失了,诺克萨斯那种城邦不会善罢甘休的。别忘了这个魔法只是庇护了联盟成员的生命,而不是把他的事迹全都抹杀干净人间蒸发了,事情调查起来,战争学院的权威将受到严重质疑。”

 

 

 

“是谁一开始决定放着不会魔法的成员不管,等到最后再处理的?”还有这种马后炮的声音在发牢骚。

 

 

 

劫内心复杂地听着这些议论,这群大佬们你一言我一语,都直接左右着他们讨论对象的命运,掌握着泰隆的生死——但也许又并不是,因为听起来他们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

 

 

 

“……”坐在末席的暮光之眼一直没有说话,不仅是因为现在讨论的都是议会里能力高强的大员,更是因为他注意到了在一旁的坐着的影流之主。这个地方外人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进的来,唯一的可能性只有虚空先知因想到了什么,而将人带了过来。

 

 

 

不一会儿,就在议论的声音小下去一些时,慎直接起身,在议员们用微微惊愕的表情齐齐望向他时说道:“或许虚空先知还有话要说,他带来了特殊的客人。”他直接转身看向劫所在的方向,让众人也注意到,原本的虚席上有一个人。

 

 

本来存在感都快没了的影流之主顿时变成了众多目光的焦点,而这还是来自于慎的提醒。劫不由得嘴角抽了抽,但这样的场景下他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影流之主利用影子的能力算不上是魔法,但是他的影子却是以暗影魔法为本质的存在。这样的情况和疾风剑豪类似,由一名精通暗影魔法的法师给与指导是可以做到冲破规则,成为征服者的。”

 

 

第一次听到有人对影魔这么评价,劫挑了挑眉。

 

 

“这话是没有错,关于你在对疾风剑豪的解救过程中所做的贡献,我们表示充分的肯定,也认同此法可以在影流之主这里复制。不过这和刀锋之影现下的问题有什么联系?”

 

 

 

先知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组织语言,接着他开口:“我也在摸索……黑暗魔法具有‘容器’的性质,适合入侵他人,也可以被他人入侵。”说到这里时,他抿了抿嘴唇,语气突然凝重了一些:“当初的黑暗元首就是这样……艾欧尼亚后来的事情你们大部分人,都亲眼见到的……”

 

 

瑞兹打断了他:“我们不需要你再来一遍忏悔演讲,玛尔扎哈。事已发生,只有在能力范围内尽力挽回。调整好你的状态,说说你对黑暗魔法这个性质有什么想法。”

 

 

 

这是在议会这样严肃的对话中所能表达的最大的善意了。众人也保持着安静,等着先知继续他的发言。

 

 

 

虚空先知恢复了他一贯平静的说话语调,接着说:“若将影子作为容器,刀锋之影的意识可以入侵到影子之中。而影子本身作为入侵者,和影流之主本身是高度契合的。这样,两个人应该可以同时完成对规则的突破。至于到底该怎样做,我或许需要去请教一些使用黑暗魔法的法师了……黑暗元首是个好选择,相信她作为盟友,会给予影流之主帮助的。”

 

 

 

“很有创意而大胆的尝试,先这样办吧。但是如果失败,我们将立刻重启‘祝福’的时间线,基兰大人所做的牺牲是有时效的,我们不能浪费时间。开始表决吧。”

 

 

“同意。”“同意。”“同意。”……

 

 

玛尔扎哈开始阐述下一步的布置:“一会儿我将穿越壁垒,去历史世界观测刀锋之影的意识来源。如果印证我的猜测……”

 

 

 

“你不能再去了。”慎突然打断他的话,“你实际穿越‘祝福’的壁垒的次数,远比告诉议会的次数要多。甚至今天早上,你应该刚刚从那里出来。再这样下去,精神会崩溃。”

 

 

 

“……”玛尔扎哈没有反驳。他确实来回穿梭过很多很多次,为了找人……找一个虽然曾经处处阻止他,却最终证明了他的错误,并且因他的过失而一直再无踪迹的人。

 

 

 

“我们谁都不用去。”暮光之眼不带感情的审慎口气一如既往,“比起我们所有人,最想确认这件事的,是影流之主本人,他可以自己去。”

 

 

 

 

被点名的劫一脸不虞,被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陈述戳中心思,而且这个人还是慎——但在议会严肃的场合下,也只有将气闷的情绪都藏在面具之后。好吧好吧你们这些知情的先行者,站在高处,俯视众生,通晓一切。

 

 

 

抱怨归抱怨,劫是听明白了,接下来,需要自己亲自确认泰隆现在的意识,究竟是在哪里。如果真的被限制到梦境里的世界去了,还有下一步计划……议会的成员们陆续离开,椅子上的人们又重新变回了虚影,不过劫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这些。他似乎已经被迫着学会在这一堆和魔法相关又充满迷团的事情里思考和推断,并发现了疑点:

 

通常的梦,往往会出现明显的“两个自己”,梦里脑海中会出现一个来自于“清醒的自己”的声音,提醒自己从梦中离开。可在这个“时光守护者的祝福”影响下,通过梦境经历的那个所谓真实世界,并不存在“两个自己”的说法,意识完全剥离不了,一切就是在亲历,甚至自己是怎样醒来的,也是毫无知觉。身为理应睡眠很轻对外界十分警觉的忍者,每每想到这一层,都觉得后怕。一个极有可能的情况是:这魔法有漏洞,无论是谁的意识都只有一个,只是在被两个对抗着的世界通过时间流为媒介,拉扯来拉扯去。细思恐极。被困于历史世界的泰隆,就是他本人,而且也从来就只有一个泰隆。如今唯有尽早的找出突破方法,把人带出来……

 

 

陷入沉思的影流之主丝毫没有察觉议会的人早就走光了,只剩下玛尔扎哈,全身散发着虚空的能量,并将一束光投射到忍者的身上。待他回过神来,这片法术的余辉都未完全散去。虚空先知悠悠的说道:“刚刚你觉得,是自己在思考吧。其实我只是将自己的思维注入到了你的脑海中,这样比起用语言告诉你,更有说服力,也更能稳妥地避开那些手眼通天的议员。这个所谓的‘祝福’有漏洞谁都心知肚明,可他们绝不会当着你的面告诉你。”

 

 

 

“你……为什么这样帮我?”劫自认为自己还没有和虚空先知相熟到这个程度。

 

 

 

玛尔扎哈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人领到了大厅门口,在即将分头离开的时候才又复开口,声音像是飘荡在远方:“帮你是为了,‘弥补我的过失’。”

 

 

 

为了不要因此再出现第二个,再也找不到的人。

 

 

 

TBC

————————————————————————

卡萨丁:等等,我就神tm没上场就领便当了?(虚空之刃架作者脖子上)

作者:呃……也许并不吧……看情况……(强笑)

评论(4)
热度(5)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