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6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4

14

—————————————————————————————

他看到符文流转,运转着某种深奥的阵法……

眼前只剩一片耀眼的金光。

强烈的失重感和眼前无边无际的属于某种符文魔法的金色流光让他感到焦灼而困惑,自己这是……要死了么……耳边的声音纷乱嘈杂无法辨识。一些充满毁灭意味的画面从眼前闪过:扭曲丛林能量爆炸吞没了诺克萨斯和祖安,蔓延向西,恕瑞玛沙漠巨神峰都被艾卡希亚的虚空染成了紫色,以及,艾欧尼亚被一个模糊的身影发出巨大的黑暗能量吞噬……

更多的画面出现让他头痛欲裂,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被扭曲着一幕幕越过,最后视线迎来一片黑暗——
……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泰隆发现自己竟然还有意识,可是这片黑暗的空间似是并没有落脚的地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形态存在于此。

只能记得几个小时之前,自己陷入了愤怒又委屈的境地,原本只是在峡谷里继续找到劫商量梦境里月底可能出现战争,可是只要提一个字,自己就会被剥夺说话的能力。初以为是正义之地出了问题,但多次复活情况依然如此。后来,他看见了满目金色的符文,可除了自己,其他人都看不见那东西。符文如影随形,如附骨之蛆一般流动着包围自己,头上仿佛被千钧之重压着,让他被逼的有些失去理智,从愤怒渐渐变成惊慌,因而发泄般地追杀影流之主……直到他强撑着回去,那片金色越发的光芒大盛直至将他吞没……

在黑暗中,刺客努力让自己冷静,保持着思考不让自己停下来,以免彻底迷失在其中。但后来,长久高度集中的意识还是迎来了极限,再没了感知。

==============================================

疼。

过了不知多久,延绵不断但尚能够忍受的疼痛,成了意识能感受到的除了无止尽的黑暗以外的东西。可就在下一刻,身体的反应快于大脑,无声的泪水直接涌出了眼眶,却不是因为痛的,而是来自心中弥漫出的莫大的悲哀。他的思维渐渐清晰起来,海湾登陆战那长时间连续不断的战斗,惊闻克卡奥家发生的巨变,处决叛变的昔日队友,于腹背受敌的夹缝中漫无目的的逃亡……这是……成为现实了?没能控制好动作直接跌下了原本躺着的床,牵动了伤口带来剧痛——身心双重的巨大冲击让刚醒来没多久的意识再度陷入了自我保护的休眠。

闻声而来的奉命守在这里的两个影流的手下看到的就是一个相当惊心的画面:刺客满身是伤的苍白身躯跌落在地板上,有一处伤口似乎被牵拉,染红了一大片的绷带甚至沾染到了罩着的衣衫,无神的双眼被泪水洇湿,对外界毫无反应——

七手八脚把人抬回床榻,两名手下忙着给刺客重新上止血药包扎伤处。

一名手下对着同僚小声道:“你说这个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会想要活下来吗?可惜了这么好看的模样……”

“闭嘴。主上亲自救回来的人,岂是我们俩可以随便议论的?”另一个手下白了他一眼示意他管好自己,但余光还是不由瞥向了刺客苍白到透明的脸。

……

之后泰隆再度转醒过几次,但只要一有意识,满眼就都是那些让自己几乎崩溃的场景。这样的情形折磨了他两天两夜,直到自己内心真的已经成了一把灰烬。

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这样一来,岂不是克卡奥家势力瓦解,卡特和斯维因的被迫结盟,都成真了……

看来自己没能做好将军交由自己的最后任务,大小姐他们终究遇险被迫就范,斯维因老谋深算,自己只是一个任由其摆布的工具,利用还是除掉只是随手的事……

这一认知,让泰隆再次产生了倦怠,这一切都是那么累。为什么要被救回来,为何不在战斗之中牺牲……这样的罪责让他不堪重负,几乎想要逃离。

作为失职的手下,也许只能在自己去死之前,为将军做最后一件事,杀掉斯维因……

泰隆暗暗决定着。既如此,自己便不可以表现出脆弱,或者至少不要被任何人撞见——

不,他怎么在这儿——

【为什么救我。】……

【这一切,都不值得去挽救……】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要看到,这样的我……】……

——————————————————————————————

玛尔扎哈并没有听从慎早些时候的劝告,依旧决定穿越时空壁垒。

时光议会隔壁的房间里,劫迈入一个满是金色符文的水晶棺。这次他不再以被动入梦的形式,而是要使用时空符文的力量并带着拥有玛尔扎哈意识的符文水晶一同进入到历史世界。

劫再次抵达了这座院落,而进入院墙的一瞬间,他明显的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溶进了一座泥潭,思维像是离开了什么平面的桎梏,突然变得可以自由支配。玛尔扎哈的身形自那块符文水晶映出,安静地跟在忍者身后。根据先知的解释,由于泰隆的时间规则出现了混乱,本该死于之前的时空的他出现在影流的这处院落,四周环境的时间也停止了流动,成了一座永恒的牢笼。

过了一会儿,先知深深吸了口气,叹息的说道:“这感觉真是,熟悉得令人难过……”他向前迈了几步站到劫的面前,“你的泰隆,确实就在这里。我们几个现在都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时空,而是在‘祝福’规则设下的监牢里。找他说说话,别然他彻底被这个世界的记忆给淹没了失去自我……我,需要在这一个人待一会儿……”

“你的泰隆”这个说法让忍者的内心小小的悦动了一下。他并没有去探究先知为何那么一副悲戚的模样,微一点头便朝着院落里的屋子走去。

按照先知之前所说的,每个受影响的人都一直都只有一个意识,那上次自己趁人之危地去吻他……而且他那样主动的对自己……那是他本人?想到这里,影流之主有居然点不敢敲自家别院的大门……

门从里面被打开,身上仍缠着许多绷带的刺客站在他面前,面上依然冷冷的没什么生气:“我说了,不会轻易去死的,你不放心?”

这句话让劫愣了一下,随后想起在上一次在梦境之中,自己一句话,用命令的方式把眼前人的性命攥在了自己手中。

他并不是善于表达的人,那个更适合把事情说清楚的先知又在门外,劫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不是不放心你的命,现在的我们都不属于这里,我来,是要设法把你带出这个地方。”

刺客闻言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已经认命地接受了替这条命悲惨地活下去的安排,但劫的话分明是……是了,自己不是这里的人,不该认命。而自己似乎,是在被营救?这个认知,让刺客觉得这一阵所经历的那些焦灼恐慌委屈悲伤绝望死寂的心情全部翻涌而至。不过理智和尊严不允许他表现出的这样软弱,强行压制住眼眶酸涩的感觉僵硬地转过身背对着忍者,刺客尽力压着自己有点发颤的声音,问道:“你是……从战争学院来的?”

TBC

————————————————————————

卡了一天想着怎么把之前脑洞想出来的这个神逻辑圆过去。。。写出了这么个意识流更新

囧TL

后面会稍微顺畅点了~

评论(5)
热度(7)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