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8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6

16

艾欧尼亚   天空要塞

辛德拉当年升空的一片土地占地非常广阔,除了她居住的寺院以外,她甚至将前院的空地和后山的树林给一并搬了起来。黑暗元首的力量如同她本人说的一样,无穷无尽。但是现在空旷的地面上却是一片风卷残云之后的景象,细叶结缕草的草叶成片的几乎向着一个方向倒,稀稀落落生长的几棵树也像是被同样方向刮来的大风给摧残过。地面上隐约还有几处被手里剑犁出来的沟壑,但很快又被覆上更多的草茎落叶。

 

“别和影子换位躲避我的退散,用影子本身的力量对抗它!”

“你觉得我能?我不躲就要被你推掉下去……”

“少说废话,再来一次!”

“我们能不能换个别的方式……”

“怎么,由本座亲自教导,你还抱怨起来了?”

……

 

“换个别的方式就是带着法球击晕的嘛!?”

“这样你就不会掉下去了啊,顺便测一测你那影子对同源的法球有没有亲和性。”

“……这能看出来吗?影子没有意识很久……停停我话还没说完呢……!”

“再两个小时吧。”

“两小时什么!?”

“摸底测试啊,看招!”

“我#¥%&*@……”

 

被浑身澎湃的元素之力环绕着的辛德拉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耍这个玩影子的忍者玩必须是乐趣无穷,峡谷的对垒中被这个不讲理的后排杀手弄死那么多次,全都是拜学院那些个老不死所赐,为了“平衡”将个人能力限制得很厉害,像现在这样的天赐良机当然不能放过,呵呵呵呵……

 

【哈……我该说,好久不见么……戒……】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在劫的脑海里响起,似是从十分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幽深的黑暗气息。

 

劫微微愕然。这么多年了,他以为影魔和他同调之后与自己意识融合了或是进入了休眠,没想到,在如此密集的黑暗元素影响下,影魔的意识回来了。

 

“是好久不见……别叫我那个名字。”忍者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赶紧召唤出一道影分身,发现与自己以前召唤出的并无二致,换位自如,才稍稍放松了些。

 

影魔的声音幽深飘渺,却带着些虚弱感:【我真是饿了很久……再这样下去,我的意识会消亡的,退化成……名副其实的‘影子’……呼……这位女士用她的法力聚集起这样多的黑暗元素……简直雪中送炭……】

 

“呵,正主终于出来了。听听他说的,你长期虐待宠物啊。”辛德拉竟然听得到影魔的说话,她朝着忍者挑了挑眉,随手召唤出一枚法球抛了过去,“接着吧。跟着你这样的主人真是不容易。”

 

影流之主强忍着让自己不去下意识躲开飞来的法球,硬着头皮接住了,放在手中似乎一点重量也没有,而凝聚的黑暗物质迅速地被身边一个透明的几乎看不见的人影给吸收了。

 

【啊……极致美味……~】这声几乎像是呻吟的感叹让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影魔和这女魔头一定会联合起来挤兑自己的。影流之主觉得无比憋屈,扯扯嘴角岔开了话题:“说起来,你要怎样‘教会’我使用黑暗魔法?”

 

 

“你?”黑暗元首反问的口气中带了点不屑,长期以上位者自居的她总是高傲的,“疾风剑豪那个家伙几乎把迦娜的整幢公寓拆了也没学会什么魔法,是为了激活他那把武器里的器灵,器灵会魔法也就没他什么事了。你这影子倒是唤醒的容易,不过还要麻烦点,得让这个家伙明白自己如何作为‘容器’携带意识体……喂,说起来他们要求你们掌握魔法,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名堂?”

 

“……你不知道?”劫感到有些奇怪,辛德拉是个敏锐的女人,但她却没有探听到任何事情。

 

 

“这事本来和我本来没关系,他们主动找到我——所以,还不快来拜谢本座难得出手相助!如实招来吧!”说着又有法球在手中凝聚起来,作势要朝着忍者砸过来。

 

 

“停下你手里那个东西!我是服了你了……”劫赶紧摆了摆手,“学院隐瞒这想事情必然有他的原因……嗯?……!”刚准备开口的劫发现自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迅速联想到了被规则反噬的泰隆,他现下一定是出现了相似的情形——只是,这并非属于透露梦中未发生的事情,怎么会触犯到规则?

 

 

“具体我也不知道……”满腹狐疑的劫对着辛德拉勉强敷衍了这句话,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看来学院,不,是时光议会隐瞒了些别的东西。

 

 

【哦,亲爱的女士……能把那个给我么?】影魔盯着辛德拉手中的法球,用期待的语气问道。

 

“……”趁着女魔头被影魔转移了注意力,劫赶紧溜去了后山的树林散心。

 

 

林中的树木和地面上的同样茂盛,只是很少有林间的鸟和昆虫能飞到这么高处,寂静得只有风吹拂树叶的飒飒声。满目的苍翠的绿色使得劫暂时放松下来。看样子时光议会对祝福魔法的事讳莫如深,学院里有些捕风捉影的传言,恐怕是故意放着混淆视听的。

 

 

“你怎么在这里。”劫突然对着空气朗声说道,他看到了一抹魂刃的光影闪过。

 

慎走出了密密层层的树林,说话仍是听不出语气:“时光议会在这里设置了传送锚点。玛尔扎哈过渡使用能力穿越世界壁垒,他现在的精神已无法完成任务,只有我能接替他。”

 

 

“……”撇去主观的情感,在这件事上,劫对这个拒绝告诉自己内情的师兄也没什么好感。带着点赌气的意味,劫保持沉默——况且对方了解他,知道他这样保持沉默是在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按照议会原本的意思,辛德拉并不是个好的人选。只是她与你关系亲近,比维嘉更好沟通一些而已。她被消除了记忆,什么也不要透露给她,否则,等同于触犯规则。”

 

 

“……你来监视我?”劫从话里听出对方似乎对一切了如指掌,皱着眉问道。

 

“奉议会之命。”暮光之眼的回答言简意赅。

 

劫现在感觉这话比奉均衡之命听起来还难受。

 

 

慎十分清楚面前这个师弟在不爽些什么,也不恼,继续平静地陈述着:“你关心的人,刀锋之影,在特殊留观室里,不会有任何问题。我也不会时刻监视你领悟魔法的进程,那没有必要,况且施法的不是你本人。考虑到你们将是两个人一同打破规则禁制,我们争取到了比较重要的突破口令。只不过议会附加了条件,需要完成另一件事。这件事很重要,而现在教你的这个人,和此事有关,我只能透露到这里。留给我们每一方的时间都不多了,后天,我将直接带领你穿越世界壁垒,完成突破。届时……我会竭尽全力帮你。”

 

 

慈悲渡魂落的阵法展开,一圈紫色的光芒亮起,阵中传来慎模糊的声音:“我得走了,需要抓紧时间。”待到光晕消散时,暮光之眼也没了踪影。

 

影流之主望着光晕消散的位置,心中很是复杂。能一次性听到暮光之眼说这么一长段话,已然稀奇,而将能够透露的情况毫无保留的说给自己听,还许诺会竭尽全力帮自己……这样对待自己的仇人,贯彻均衡之道?暮光之眼果然不是自己能看透的……

 

劫有些烦躁地拍了拍脑袋,试图将注意力从脑中浮现出的一些原本拼命地要从记忆里除去的片段转移开来。那些还在均衡教派生活时,被自己的师兄关照的回忆。

 

 

TBC

——————————————————————————

官方里慎对于劫的态度和阿卡丽不同,不是明显的仇恨。对这个昔日朝夕相处却一朝弑师叛门的师弟,慎理解他的动机却永远不会原谅他做的事。加上他后来继承了暮光之眼的称号,需要处处以均衡理念行事,这样一来,对劫的态度会更加复杂……

但是这篇文我不会写出劫慎劫来,就是勉强写一点复杂的态度的影子出来~~

这章说实在有点乏味,埋了一堆线…

评论(5)
热度(4)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