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09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7

17

 

两天后 

 

劫被辛德拉模样的影魔吓了一跳。两日不见,构成影魔的黑暗物质浓厚了许多,如一团紧密缠绕的黑雾,几乎凝结成液态,不透出一丝光线,而辛德拉原本的躯体则是静静地端坐在桌前,一动不动。

 

【搞定了,影魔的‘容器’功能给我开发出来了,效率够高吧。】这声音是辛德拉的音调,但也带着低沉暗哑的黑暗气息,【没有实体,几乎可以穿越任何障碍,真是方便。只可惜这个状态下,我的能力都不能施展了,却拥有了超乎寻常的速度……】话音刚落,被辛德拉的意识操控着的影魔便一个闪身出现在了百米开外的空地上,下一刻又闪身回到原地。

 

劫有一种感觉,意识附体后的速度能力将会有大用处。“那影魔的意识哪去了?“他问道。

 

 

【你等着,看好了。】复刻了黑暗元首形象的黑影如一团烟气穿过了那具端坐着的身躯,过后再度凝结时,还原成为最初见到时的人形剪影。

 

 

【哦……真是……奇妙的体验……】黑影感叹着,影魔原本的声音回归了。

 

 

一旁僵立端坐着的人也上下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撑着身体太久而僵硬的手臂,而后催动着魔力让自己重新浮空起来,倨傲的脸上露出颇为得意的神色:“呵,简单有效。我可以轻易压制住影魔的意识。”

 

 

“你用了什么能力压制它?”劫心下有疑问,面前的人有着深厚的法力,她的成功,能复制么?

 

 

“嘴上吓吓他就好。”辛德拉斜了一眼看向一旁的影魔,影魔见状立即一副奴性十足的样子凑到她身边。

 

 

“……”这也行。劫对这个没骨气的“叛徒”影魔无话可说。

 

 ————————————————————————————

 

天空要塞位于树林中的传送锚点一阵光芒大盛,竟是时光议会的大部分成员齐齐到达。走在前面的赫然是代表着对符文法术研究最高水准的瑞兹,联盟最高议会里的符文研究大师海温·拉里瓦什和维莎妮·亚寇尔·弥耶,这些在时光议会的圆桌上位列头几席的人们,一脸严肃地相讨论着什么并频频点头,渐渐行至院落的正门。

 

 

 

忍者一早发现了那几个议会里眼熟的身影,明白是付诸行动的时间到了,他虽然疑惑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却并没做过多的猜测。黑暗元首看到她的家门口来了这么多“客人”也是十分惊讶,但在她尚未来及做出更多的反应时,暮光之眼从人群中走出,只对着她说了一句什么,她便整个人失去意识,在即将倒地之时被慎扶住打横抱起。

 

 

这一系列突然的变故发生在眼前,见辛德拉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制服,联想到慎所透露给他的信息,劫感到这其中有事情而自己被刻意蒙在鼓里,心中的愤怒油然而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慎将昏迷过去的辛德拉交给了后方的人员,并眼疾手快的展开了魂佑的结界架住了劫几乎要出手的手里剑。

 

 

 

“你……”影流之主愤愤地盯着眼前阻止他的人,试图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些什么但是显然并没有成功。就在劫撤了招,准备将慎的衣领拽住继续质问的时候,慎开口了,用他惯常的平静语调:“若由其他人来带走黑暗元首,你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所以这个恶人由我来做。”

 

 

 

暮光之眼表现出一如既往的审慎和镇定,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这是议会经过慎重考虑后的决定。由于刀锋之影在历史世界中不符合时间发展进度的继续存在,导致无论是哪一边的世界,架构已不再稳定,议会需要将可能出现的风险降到最低才有了此次行动。辛德拉在原先历史世界中的位置太过重要,必须解决她的问题。所以此次营救行动的同时,议会决定重组世界架构,对今后营救剩余尚在‘祝福’中的英雄,将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你们说降低风险……那这件事本身的风险呢?”劫听是听的明白,但也几乎要被气糊涂了——重构世界走向,想也知道该是重大的行动,而学院急匆匆定下计划,绕过他不让他知晓,甚至准备将这个行动与他实现自救并营救泰隆的行动一同进行!时光议会什么意思?成功了皆大欢喜,如若失败了……世界会变成怎样他管不了,他只是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活着被宣判永远失去了那个人……影流之主眼中寒光一片,有着隐隐的疯狂,他狠狠扫视着眼前的这群人:如果泰隆就这样死了,拿整个世界来陪葬又如何。

 

 

“我们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一直没说话的瑞兹站了出来,直视影流之主面具后仿佛有如实质的冰冷目光,用严肃的口吻说到:“这已经是,议会所能做的最佳选择。刀锋之影的特殊情况,他的意识在被带离历史世界时,会使世界架构变得极不稳定。若抓住时机对结构进行重塑,将大大减少破除原本架构的阻力,也大大提高重塑成功的可能性。为了整个联盟的英雄们,乃至由‘时光者的祝福’所构建世界的最终达成,请原谅我们的隐瞒。”语毕,还向着忍者正式地鞠了一躬。

 

 

联盟议会的成员维莎妮也站了出来,向来优雅的她此时也是神色冷峻,语气充满了悲切:“‘时光守护者的祝福’每次的运转,都由我观测着。还没有哪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直守着观测水晶,现在布满了裂痕……”

 

 

 

 

劫黑着脸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为了拯救世界我们必须这样做”“这是万不得已而为”“请原谅我们”,他明白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有一阵的沮丧,最终妥协道:“不是要抓紧时间么,我和你们走。”

 

 

————————————————————————————

 

一行人传送到达了学院的召唤师管理区。赶往时光议会的路上,劫终于觉察出这里面少了一个人,他问道:“玛尔扎哈呢?”

 

 

慎使了个眼色看向走在前方的符文法师,法师敏锐的感知到了其中的意思,半转过身向他点点头。慎这才解释道:“在重塑世界框架的行动中,他也是重要的角色之一。虚空先知总是说世界毁灭是他的过失——事实确实如此。他是原本整个世界走向不可逆的灭亡的根源,而黑暗元首是导火索。”

 

 

他停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不再是那样波澜不惊的陈述,多了一点耐心的师长的感觉:“我有说过,我们替你和刀锋之影并力征服‘祝福’的规则,争取了个较为重要的突破口令,简单的说,就是需要你们顶着规则去透露的,那个世界里未发生的事实。但这件事也是对先知和元首的控制口令,听到意识便会陷入昏迷,所以玛尔扎哈不会出现在这里。”

 

 

到这里,慎又不着痕迹地回归成暮光之眼淡淡的语调:“我将口令告诉你,记牢这句话,它将是你们突破的钥匙:‘艾欧尼亚,将被虚空能量彻底毁灭’。”

 

 

劫微微被这句话惊到,看来那个世界真的是被毁的厉害。他的思绪飘远了一下,差点把这个不苟言笑的暮光之眼和那个几乎快忘了的曾给自己答疑解惑的师兄给混淆了,微微瞪着眼睛狐疑地上下扫视了一遍这个均衡的忍者,没看出任何破绽,心里默默给自己翻了个白眼,回答道:“明白了,我会记住的。”

 

 

 

TBC

评论(4)
热度(3)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