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10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8

18

 

水晶大厅  时光议会

 

 

依旧是隔壁的那间房,议会一行人都走了进来让屋子显得有些拥挤。屋内多了许多符文晶石,几乎占据了一半空间。每一颗都是蓝中带紫的色泽,散发着纯净的符文能量,恐怕当年学院控制卡拉曼达期间出产的所有高级以上晶石都在这里了。

 

 

议会的人很快将昏迷过去的辛德拉扶起,勉强保持站姿。随后她被推入一个布满复杂阵法刻纹的平台上,一瞬间,平台上有金色的符文亮起,自行运转爬升着,流转缠绕形成一圈无形的墙壁。阵中依旧昏迷着的人被什么力量托起,悬浮在中央,长长的衣襟和白发都微微飘动着,一如她清醒时用法力催动着做出的样子。

 

 

劫透过面具一直盯着那圈金色的符文,在它们运转到某个位置时莫名觉得有点眼熟……

 

 

正想着这些符文的事情,忽然整个房间震动了一下,传来几声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劫感受到一阵失重的下坠,立刻绷紧了神经看向周围:窗外的学院管理区在缓缓上升——不,是这个房间在下沉。

 

 

很快窗外地面的景观消失了,变成了由符文铸成的轨道机械,不似普通机械,这些装置没有任何的噪音,房间在这些装置精密的运转下匀速下降着。每下降一段距离,上方就出现一次庞大器物碰撞的闷响,劫在心中默默记着数,八次,房间的下沉才渐渐停了下来。一侧的墙壁像是皮城建筑中的升降门一样抬起,一个更大的房间呈现在眼前。四周全都被各种符文的光芒点亮,正中央是呈六边形摆放的水晶棺阵列,地面上画有阵图,留空的插槽形状和刚刚见到的堆满半间屋子的水晶正好契合,在地上满满构成一大幅忍者看不明白的形状。屋内还有一个同辛德拉所处一模一样的符文阵,里面的人正是虚空先知。

 

 

“我们现在到达了距离地表5000码的位置。为了防止发生事故影响到地面那些关押水晶阵列甚至整个学院,上方还加盖了八层附了魔的防爆金属。”联盟最高议员海温·拉里瓦什看着这一切装置全部铺开,有些激动的双眼中闪动着符文掩映的光芒,他随后又换上一副自嘲的口吻摇着头说道:“这些防护也是做得让自己心安而已,聊胜于无……如果真出了什么事,这个世界还会存在么……我们早已想到,‘时光守护者的祝福’不可能无限制的重启,对世界的架构的冲击必然会导致崩溃需要重组,只是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说罢,眉头紧皱着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

 

 

“观测水晶怎样了,教授?”维莎妮·亚寇尔·弥耶的声音响起,水晶棺的后方走出来一个约德尔人,顶着蓬松卷曲发型的脑袋衬得头更大了些,抬头看向一众议会成员。

 

 

来人是黑默丁格教授,他将后方至少是自己身高三倍的一组装置拖了出来,上面有两个圆形的晶体被固定在底座上,一个闪耀着光怪陆离的画面,却布满了裂痕被一些奇怪的机械臂支架固定着,另一个暗淡无光似是没有被激活。黑默丁格一改他诙谐的说话风格,严肃地对着维莎妮道:“可以了,这颗观测水晶还能最多撑住三次大规模的冲击,新的观测水晶里加了海克斯驱动核心,随时可以用符能连通。我不会你们那些高深的魔法,是你们把我从中救了出来,我只做了我想做的,剩下的要交给你们了。”

 

 

瑞兹、海温·拉里瓦什以及慎走出了人群,维莎妮则带着其余人紧张有序地镶嵌着水晶阵列上的符文晶石,检查各种符文和装置。

 

 

符文法师示意影流之主站到自己这里来。接着,他的手中扬起一张卷轴并迅速燃烧起来,仿佛是什么召唤仪式,竟然是学院甚至大陆上大部分城邦明面上早已禁止的灵魂魔法,片刻之后,前方的空地上出现了两个身影。

 

 

“老头子你这个都使出来了,硬生生把我从正义之地的比赛里弄到这里,不是来找我寻乐子吧~这么快就到了要去杀她的时候了……?”一丛白色满是绒毛的大尾巴晃过一群人眼前,九尾妖狐把玩着手里的狐族圣物,默默摸着手腕上还未褪去的召唤印记。

 

 

另一个身影要暗沉的多,完全感觉不到人气,一身长袍仍旧显得十分单薄。死亡唱诵者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身上的印记,愉悦地说道:“哦……一场盛大的朝圣即将开始。你们当初硬生生从暗影岛拉走那些可怜的灵魂,现在终于准备放它们自由了?”

 

 

“卡尔萨斯,我们的协议里,不包括联盟英雄的灵魂。”海温·拉里瓦什沉声提醒道。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卡尔萨斯拜了拜他枯瘦的手,理了理被召唤而有些凌乱的法袍说道:“拜你们那个‘祝福’所赐,暗影岛的灵魂混乱了好一阵子了。修复好这个世界,于我们也算是有利,我会遵守约定的……你们这些,拒绝死亡拥抱的凡人啊……”

 

 

“如果不是仅剩你们两个法师在世界里从没死过,议会也并不想找你们……”海温·拉里瓦什看到这两个协议者就微微头痛,皱眉说着。一旁的瑞兹用眼神示意这位联盟议员符文大师放平心态。

 

 

符文法师率先走到了水晶棺阵列面前,伸手轻轻抚摸着其中一座的棺壁:“这里原有一个位置是留给基兰大人的,当初的计划是,我们正面阻止毁灭的源头,驱动世界架构重组,一人侧面协助,而他来断后修缮。可惜如今,修缮是不可能了,影流之主,你将代替他的位置,专心执行营救计划,由暮光之眼策应。我们都期望,诸位可以活着回来。”

 

 

被点名的劫心里其实七上八下,他自知无论是能力还是目的,自己与时光守护者在此中的意义都不可相提并论。但面具隐藏了他的表情,众人只能看到这个忍者僵硬地点了点头。

 

 

“我说过,我会尽全力帮你。”慎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

 

 

劫转过身盯着慎被忍者服遮住大半,古井无波的面孔半晌,许多事情掠过心头。旧时生活的瞬间,自己携影子击败了对方,被驱逐除名,率领影流血洗均衡教派,进入联盟签订和平条约……各种瞬间。平心而论,影流之主现在的状态不怎么好。从一早看到辛德拉模样的影魔开始,他今天接受到了太多和魔法、时空相关的奇幻的事情,关于黑暗魔法、意识入侵、突破口令、重塑世界他只来得及囫囵地将它们都接收下来,没有时间去思考。而他要马上运用的影子相关的能力,从未有过练习的经验,却有且只有一次机会——为自己,也为那个选择相信自己的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并不想承认这句话让他安心不少,只是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道:“好。”

 

 

几个人在六个水晶棺分别就位,地面上的符文阵亮起强烈的蓝紫色光芒,就连带着防辐射眼镜的大发明家都不由得伸手遮住视线。观测水晶“嘭”的一声,蹦出一个碎块来,一些紧紧镶入阵法的符文水晶有些松动。

 

 

维莎妮神情专注,额角有些汗湿,但仍冷静的吩咐道:“不要紧,我守着水晶。其他人维持序列和阵法,随时准备迎接冲击。记录员准备更新记录吧。”

 

 

负责记录事件的议员展开了专门的羊皮卷,上方已经写有开创平行世界的记录,一些已被成功营救的人员名单,和时光守护者在献祭自己守护‘祝福’之前,最后所说的话——

【人生最苦之事莫过于明知要失去,但是却还没发生。我将奉献我毕生所学,耗尽最后一丝法力,祈求神灵降下祝福,庇护这座理想的世界。】

 

 

记录员拿起附魔了的羽毛笔,写下新的内容:联盟历XX年X月X日,“时光守护者的祝福”因出现规则反噬,两端世界架构面临崩溃,时光议会与协议英雄们穿越壁垒,执行重塑计划。

 

 

TBC

评论(5)
热度(3)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