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11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19

19

 

 ======================================

历史世界  艾卡西亚边界

 

 

这群人兵分两路,劫赶往了时空监牢的方向并由慎从旁协助,而另四个计划正面战斗的人员出现在一片沙漠之中。漫天的黄沙几乎无法辨别方向,正是烈日当头的天气,远处却隐隐传来雷声似的轰响,紫色光柱间或亮起,闪电般划过天空。

 

瑞兹首先发现了情况不对,当机立断到:“情况有变,我们按第二套计划行动,现在,向着闪电的方向全速前进!”

 

“看来我们落地的时间和地点都差了那么一点啊,你捅大娄子了,拉里瓦什。这下我们真危险了。”阿狸一边轻巧地跑在队伍前方,一边斜睨着全队战斗力最低的人。

 

“危险?抱歉,那是指你们,我可是死不掉的。”卡尔萨斯不以为然地反驳着。

 

海温·拉里瓦什自知有错,闭口不言,脸色也是极差。他是队伍中战斗力最差的,但却负责为全员选择传送落点的重任,手中还握有最重要的灵魂容器。原本他只是打算战斗起来不要成为累赘,可现在的情况,等他们赶到现场,玛尔扎哈很可能已完成献祭仪式,获得了无上的虚空力量,而他献祭所用的人正是辛德拉,会被虚空侵蚀之后成为他的傀儡……

 

将手中的联络水晶调为红色后捏碎,符文法师做好了随时实施迁跃的准备,他大声说道:“现在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我已向慎发出信号执行第二套计划!这将把所有人都置于险境,但是没有办法了,我们要尽量为他们制造优势!”

 

 

“距离够了,都集合起来,曲境折越!”蓝色的扭曲空间展开,将众人瞬间带离。

 -------------------------------------------------------------------

 

时空监牢的位置是一处别院,距离当年血流成河的教派道场相当远,劫瞥了一眼身旁的慎,有些庆幸自己当初把泰隆安排到这里。

 

暮光之眼识相地站在了院里,没有跟上前去。

 

劫踏上了屋前的台阶,却发现里面没有动静。照常理说,泰隆对外界情况感知的敏锐度不言而喻,有人走到台阶上来了依旧没有察觉,这不正常。心下略微慌张起来,急急推开门却发现,他担心的人正抱着个枕头睡得很香。

 

 

这真是意料之外。劫悄悄的走近,看着刺客近在咫尺的睡颜。印象中总是会淡淡凛起的眉毛此时很舒展,眼底被睫毛投下了小片的阴影,淡化了那条伤疤带来的狰狞感,一缕不知何时被被揉到前面的头发随着呼吸的频率微动着。一个刺客竟然睡得那么沉,真是少见。伸手轻轻抚摸着那头黑发,顺势贴上了脸颊,而被打扰的人只是微微蹭了蹭脑袋依然没醒,劫便起了玩心,将那缕前方的头发拨弄到了刺客的鼻翼下方……对方竟是懒洋洋地挥手拍掉了自己的手,皱了皱鼻子想要翻身,翻到一半才惊觉附近有人,猛然睁开惺忪的红眼睛看到了面前的忍者。

 

唉……有点可爱。睡的可真沉,早知道偷个吻好了。恶作剧的人心里这样想着,拿下了面具,尽显率性的脸上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泰隆迷糊地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看着对面笑得越来越夸张的忍者,脸色微红的解释着:“我最近,精神很疲惫……被困在这里手边一把武器也没有,觉得很闷。况且这是规则的监牢,远比外面世界安全,所以……就放心睡了。”刺客像在认错似的越说头越低,末了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劫听到这样一番解释,不禁伸手摸了摸那低下去的脑袋,直接笑出声来。

 

似乎从开始杀人,不,从有记忆起,自己就没睡过这么沉的觉了,在将军府的日子也不是能在枕上安睡的。睡这么沉真正的理由,到底是因为觉得这里够安全,还是因为这个人说过,必定会前来带自己出去而有种莫名的心安……唉,看来以后这家伙要成自己的弱点了,真是给自己弄了个大麻烦……泰隆无奈地摇摇头,主动凑近了在忍者的嘴角印了一下。

 

虽说睡得太沉闹了个笑话,刺客的感官还是敏锐的,他发现了门外的慎。泰隆随后站起身,正色说到:“这次,是来带我走的吧?”

 

 

慎朝两个人点点头,示意劫召出影子。他手中摆出几个奇特的手诀,影魔刚做着伸懒腰似的姿势,立刻僵硬地停住,变成立正状。待到一连串手诀结束,慎对着没了动作的影子说了一个字:“开。”然后示意泰隆与之重合地站在一起。

 

 

劫看向暮光之眼的神色带着十二万分的惊愕和一抹防备的警惕。

 

 

“我说过,会尽全力帮你,并不是空穴来风。我现在是能控制它,也只是暂时的效果。”回答的语气是属于暮光之眼的波澜不惊,“想听解释,能活着回去再说吧。”

 

 

与影魔的身形完全重合的一瞬间,泰隆觉得自己的感官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空间:来自伤处的痛感全然消失,活动一下肢体,发现自己的身体轻到不可思议……

 

 

【我现在是,成功进入到影子中了?】刺客开口问道,惊觉自己的声调如此暗哑。

 

 

慎扶住了刺客软软倒下的躯体,并交给了劫:“这具躯体没人能带出去,放回屋中吧。”

 

 

一旁的影子泰隆则在熟悉着自己的新形态,发现自己可以穿过实体,且能够飞快地移动。若是能用来战斗……刚想到这里,刺客便惊讶地看到自己的身形发生了些许改变,一些黑影迅速地缠绕流转,凝成了臂刃和缀满尖刀的披风样子。贴地试着甩出三枚飞刀,地上的草叶应声而断——简直是神兵。

 

 

【这才是无形之刃,最为致命么……】刺客略微调侃的声音带着影魔的底音在劫的脑海中响起。

 

 

劫重新走到屋外,看到影子形态的刺客,不禁伸手想去碰触——却扑了个空,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辛德拉说过的,这状态没有实体的。再次回头望了望屋内那具已经没有意识的躯壳,微微感慨。自己与刺客真正的亲密瞬间,都是被那具身体给独占了的。精神崩溃下的主动引诱,冰火交织的狂烈告白,还有刚刚睡沉了难得一见的迷糊……直到泰隆冷不丁提醒了一句【别看了,那可不是我】才不由失笑,收回视线。

 

 

暮光之眼的神情骤然变得凝重:“我们有麻烦了。”他拿出手中变为红色的水晶,“原本当他们顺利阻止了虚空先知和黑暗元首,这颗水晶将变为绿色,而现在,议会选择请求我们支援与他们汇合,看来情况不容乐观。你们两一旦征服规则踏出这个区域,世界的架构会从无法预料的地方开始垮塌,在这样的情况下仍要去与他们汇合战斗……我们所有人的处境都会很危险。”

 

 

“这么说,我们要赶在世界彻底崩溃之前阻止那两个人,再寻求全身而退。”意识到事态严重,劫的脸色也冷峻起来。

 

 

“没错,要在这个世界里提前杀掉他们,封住灵魂一同带走。议会恐怕没赶上他们两尚未获取虚空之力的时间点,正对上两个能量暴走的强敌。这求援消息有延迟,他们应该打了有一会儿了,我们得抓紧时间。”

 

 

【一起走吧。】刺客的声音自劫的脑海中响起。

 

 

“是啊,一起走。”劫低声地回答道,走到院落的边缘。

 

 

 

 

在院落的门口,劫触摸到了一道无形的墙,而被碰触的地方泛起隐隐的金色光泽,像平静的水面皱起的涟漪。

 

 

“规则现在将你们视为一个个体,使用口令突破吧。”慎提醒道。

 

 

“……怎么用?难道直接对着空气大喊……!”艾欧尼亚会被虚空给毁灭?? 劫瞪大了眼睛。这话没能说出来。原想只是随口吐槽,却真的被压制住了。这就是……规则么……

 

 

下一刻,原本的木制围墙开始剥落,整个别院的景观逐渐破碎崩塌,最终完全变成由金色符文构筑的墙壁。是了,这符文的排布,和学院用来安置玛尔扎哈和辛德拉的符文阵十分相似,但大片的金色太过晃眼,劫也没看过几次,并不能辨别出细节。

 

 

【我当时见到的,就是这些东西。】泰隆低沉的声音带着寒意,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看向这一大片金色符文,眼神是属于刺客的冰冷。

 

 

“刀锋之影现在的形态,能用思维去入侵这个结构。现在,要想象着自己是流动的,并将自己晕染上去。”慎在一旁提醒。

 

 

【哼……】原本对着这片金色的东西就怨气丛生的泰隆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黑气凝结成的躯体瞬间在表面扩散开来,【就是这种东西拦住我的去路,阻止我透露任何信息,扼住我的喉咙,压迫我的意志,将我几乎逼到绝境……】泰隆厉声说着,低沉的嗓音仿佛带来深渊中的黑暗,金色的符文墙被黑色的影雾侵入,钻进符文的间隙,如同进入水中的墨一般化开……

【我都看见了,扭曲丛林爆炸了席卷整个北部,艾卡西亚的虚空将西边都吞没了,艾欧尼亚是被辛德拉一举湮灭……给我看世界末日,想摧毁我?呵呵呵呵……太天真了!】

 

“泰隆……?”劫绝对刺客的状态有些不对,虽说听得心惊,可更担心的还是刺客本身的情况。

 

 

刺客的笑声有些失控,他甚至扬起了黑气凝结的臂刃狠狠刺进结构之中,如果这金色的符文是个人,估计早被刺客给挫骨扬灰,【我经历过什么?打过海滩登陆战当过敢死队,杀过叛徒!】

 

 

“等等……你说太多了,这里整片都会瓦解的!”慎不由惊慌失色地说道,而下一秒,“咔”“咔啦”几声振聋发聩的崩裂声响起,整个金色符文的结构裂成了一片片的碎块,崩落的同时,外面树林的地面也裂开几道深邃的沟壑,有树木突然拔地而起倾倒下来,不远处的山丘也不停的落下石块,隐隐有崩塌之势……

 

 

 

劫赶紧召回了自己的影子,还在癫狂中的泰隆被强制召回而缓过神来:【……呼……谢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过多接触这东西可能会丧失理智……之前在峡谷中也是如此,我那样追杀你……】时间紧迫,劫把到嘴边的关切的话强压下去,皱着眉头回到:“你没事就好。”随后迅速跳开,原本站着的地方立刻倒下一大片金色的碎块。

 

 

两个忍者急速飞奔,左躲右闪着各种飞来的树木和山石,崩塌的范围越来越大,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竟轰然倒塌。期间慎丢给劫一枚活体传送道标,自己也迅速拿出另一枚说道:“你们使用了比计划中多得多的口令,这里坍塌的太快了,赶紧传送!坐标是瑞兹,那边战况危急,过去注意隐蔽!”

 

 

TBC

——————————————————————————

弱鸡作者:我不会写正面战斗,拖了一章终于逃不过去了ヽ( ̄д ̄;)ノ

评论(2)
热度(4)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