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12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20

20

 

 

“地震?”战争学院的平民们被地面突如其来的震动惊得停下手中的事情,环顾着周围却发现没有再度震动的迹象,纷纷开始议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大部分在学院内的英雄则不同,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水晶大厅的方向,带着隐忧。

 

 

地下室内,经过刚刚的剧烈冲击,墙壁上所有的防护符文亮起运转,一群人迅速地替换着消耗完了的符文晶石。温莎妮被刚刚崩裂的观测水晶碎块砸伤额角,划出一道鲜血淋淋的口子,但她并没有撤退的意思,随意擦了擦血迹继续紧盯着破碎不堪的球体,缓缓的说道:“原本的世界架构开始崩塌了,等他们的信号,做好准备吧……”


 ==================================

 

历史世界    艾欧尼亚

 

两束传送的光芒消失后,艾欧尼亚的主岛大片土地几乎破坏殆尽,露出了闪耀着青金色流光的网——整个世界最内观的部分,世界框架。露出框架的地区已经不能分辨出天地,只剩下这些结构慢慢的分解着,融入无尽的黑暗。

 

-----------------------------------------------------------

艾卡西亚的天空已彻底被浑厚的紫色浸透翻滚着能量流,不时地蹦出闪电,雷声此起彼伏。完全虚空化了的玛尔扎哈十分恼火,一群不速之客打断了他开启虚空之门的最后步骤,被献祭的辛德拉也没能完全变成能量灵体。即便如此,众人单单躲避两个能量暴走的虚空法师随手的出招就十分艰难,还需要腾出手来应付时不时冒出来的虚灵。

 

卡尔萨斯的痛苦之墙多少能缓解一些压力,但亵渎力场在这种情况下难有所用,他也只能在躲避的同时放出一连串的荒芜赢回一些站位的空间。唯一能正面与之对抗的符文法师此时也绷紧了神经,靠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堪堪躲过从右后方甩来的虚空法球,绕过脚边的虚无盲区,顶着煞星幻象剧烈的烧灼感施放增强禁锢与超负荷进行反击。而在几轮东跑西颠的狼狈反击之后,瑞兹发现对方似乎对着拉里瓦什身旁的灵魂容器格外关注……

 

利用其他法术的掩护,他朝着辛德拉甩出禁锢,随手抄起拉里瓦什身边的灵魂容器将玛尔扎哈的注意力带离,阿狸见状立刻会意,精准地放出魅术牵走了黑暗元首,将战场分割开来。然而玛尔扎哈也注意到,拉里瓦什此刻成了最弱的靶子,虚空传送门成功地沉默了符文法师,回头一记煞星幻象将这位议员用虚空能量撕扯得两眼泛白,轻易地抓起衣领提在手中。

 

 

虚空先知获得了一个人质,他并不急于去理会一旁的辛德拉,侵占了全部眼眶的紫色双瞳紧盯着符文法师手里的灵魂容器。

 

“把那个交出来。”低沉的嗓音蕴含着浑厚的虚空能量,和四周的雷鸣与战斗声混杂在一起,几乎不能被分辨。

 

 

“休想!”瑞兹果断的回答。即使交出去,议员的性命也难以保证,这不是谈判而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觉得,你们有胜算?不过是多几个用来献祭的灵魂罢了。”再次轻松地躲过一片荒芜爆炸,玛尔扎哈悠悠地说着。

 

 

不过这种威胁却为他们赢得了喘息的机会,卡尔萨斯不断用痛苦之墙隔断两方拖延着时间。

 

另一边的辛德拉由于被拉开了和玛尔扎哈的距离,变得不稳定起来,万钧之势的法球不再甩的密不透风,她时不时会骤然停下抱着头痛苦地长啸。阿狸趁机灵活地在被砸出一片深浅坑洞的沙丘上辗转腾挪,调动狐火烧灼对方。混乱中的辛德拉手中的法球胡乱一挥,放射着紫色电弧的能量余波掠过了白色的狐尾,绒毛被烧出一片焦痕。阿狸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举起圣物宝珠再次施放魅术进行一连串的攻击。因为距离太近,九尾妖狐耳侧的头发被辛德拉护体的法球刮过,烧了一簇粘在脸颊上带来剧痛——

 

“该死……!”阿狸咬着牙伸手抹过脸颊,看到了一手的血迹,尖声喝到:“很好,你成功惹到我了,先是毁了我精心打理的尾巴,而后竟然伤我的脸!”

 

她的双眼变为妖异的竖瞳闪耀着金红的光,手指瞬间长出尖长的指甲,泛着与狐火相同的光泽。她借着灵魄突袭瞬间冲到辛德拉的身后,元气弹接踵而至将黑暗元首护身的法球冲散,烈焰般燃烧着的指爪对着后颈,锁骨,最后还有脸上狠狠抓了三道,再一脚蹬开地面拉远了距离。

 

辛德拉狂乱地朝着阿狸所在的方向倾泄出大量的虚空法球,但是被阿狸随手抓来的虚灵挡下,她下意识地去碰触被抓伤的地方,却被满手虚空能量顺着伤口侵入体内。

 

 

“哗啦……”黑暗元首瞬间抬起头笔直地悬浮于半空,白色的长发冲天而起,从发根开始逐渐变为紫黑色,原本是法球形态的虚空能量,全部变为暴走的乱流,让她一时不能动弹。

 

“趁现在!”瑞兹也注意到那头的变化,对着卡尔萨斯大声说道,随后向着阿狸的方向施展曲径折跃。

 

 

企图追过去的玛尔扎哈被痛苦之墙拦住,巫妖带着亵渎力场朝他直逼而来。他看了看手中的人质,又望着辛德拉附近现身拿出灵魂容器的瑞兹,玛尔扎哈手中聚起一个规模空前的能量团,天空中甚至也汇了一股气流龙卷连接着它,紧接着这个能量团被掷向巫妖,地上瞬时展开一大片紫得发黑的虚空之域——冥府之握!

 

 

“哈哈哈哈……我虔诚地感恩,死亡赐予我的无上力量!”瞬间殒命的巫妖发动了死亡契约狂笑着,甩出一连串比之前密集数倍的荒芜爆炸,玛尔扎哈忌惮着没有上前,而辛德拉则是刚刚脱离符文禁锢又被一道超远距离的痛苦之墙卡住,安魂曲的死亡能量在两个虚空法师头上凝结成一道青白色犹如实质的光柱——

 

 

“轰!”辛德拉的躯体被内外两重能量冲击彻底粉碎,瑞兹眼疾手快地开启一个灵魂容器将当中浮出的灵体光球收入其中。

 

 

“哼……省了我好些力气,得来全不费工夫……”虚空穿越产生的壁垒成功挡住了安魂曲的冲击,此时没了卡尔萨斯的阻挠,玛尔扎哈步步逼近着瑞兹,盯着装有辛德拉灵魂的容器露出势在必得的狂热目光——纯净的灵魂,这可比用人去献祭有用得多……

 

拉里瓦什被像丢垃圾一样扔出,倒飞数米落在阿狸的附近,基本只剩下一口气。九尾妖狐的状态也未好到哪去,虚灵并不能挡下能量倾泄的全部威力,此时靠着圣物的回复力勉强能支起身子。

 

 

符文法师朝着巫妖的残骸和失去战斗力的两人望了一眼,将灵魂容器放在了一片较为平整的地面上,后退一步,做出认命服输的样子。周身能量肆虐的玛尔扎哈太过于专注地看着他想要的纯净灵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看起来一身狼狈的光头法师手上已做好了曲径折跃的准备。

 

 

【现在是他防备最松懈的时候,我过去的同时把传送释放了,你们落地直接上杀招。】瑞兹在脑海里对着两个他已经接收到传送信号说道。

 

 

【没问题。】【明白。】在脑海中回答符文法师的正是两个忍者的声音。

 

 

玛尔扎哈即将伸手碰到灵魂容器的瞬间,一片蓝色的扭曲空间突然亮起,堪堪把容器所在的地面也包含进去——到手的东西突然没了才意识到自己大意的被那个不起眼的法师给耍了,盛怒之中的虚空先知周身扭曲着暴虐虚空元素,形成一片密不透风的能量场:“雕虫小技!”

 

眼看着刚刚传送到位的瑞兹就要被能量场给弹开,慎直接顶着虚空风暴使出了影缚,靠着合气盾微薄的保护硬生生扛住了虚空乱流的灼烧,而被定住的虚空先知身上出现了死亡标记,落地之后的劫以极快的速度将臂刃刺进前方的乱流,召唤出影子一个换位……不!

 

突然想到那不是单纯的影子而是泰隆,劫为自己下意识的出招而心提到了嗓子眼——

 

 

【没事,我可以穿过去不受影响,但你们要帮忙控住他。】泰隆冷静的声音响起。

 

 

【……幸好……】反应过来的影流之主毫不含糊地朝着死亡标记的方向精准地补上了手里剑。

 

 

“这还不够……慎,准备好给我护盾!”符文法师心一横,打算冲上前去搏一把,却突然捕捉到出没于混乱能量场中的影子,立刻欣喜地道:“那是刀锋之影?好好好,一举消灭他!”

 

 

瑞兹拿出了一张卷轴用符文之火烧尽,暗紫色的天空竟出现了一个炫蓝的符能风暴场——那是雷电法王的绝招,绝望之力。看着全身能量涌动的瑞兹直直踏过虚无盲区迅速逼近自己,原本杀伤力十足的法术都被慈悲渡魂落的护盾尽数化解,玛尔扎哈准备再度使出冥府之握——

 

 

“……!”一个黑影瞬移到了虚空先知的身后用一把黑气弥漫的刀刃架住了他的脖子。

 

 

【你没有机会了。】泰隆的黑色身影瞬间消失,虚空先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片黑色飞刀,以及紧接而来的几乎把天空映成白昼的涌动符能……



TBC

--------------------------------------------

能力有限,动作描写就这样了,还写着写着字数爆炸……囧TL    新旧版技能一起乱飞的感觉怎样~~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2)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