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13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21

21

这是以拯救为名的诅咒,并非祝福
死亡只能换来无尽的往复,活着成了最严酷的刑罚
是将迷失在回响之中,任凭绝望淹没
还是,重获新生?

 

 

一片强烈的白光直冲天空,四周的大地都震动起来。第二个灵魂被成功收纳后,众人意识到,这震动不是刚刚的法术造成的,而是远处的东边有着滔天巨浪正在袭来。

 

“守望之海东边已全部崩毁,蔓延到这里了么……时间不多了,要抓紧。”瑞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海温·拉里瓦什身边,摸索出他携带的一堆并没能及时用上的恢复卷轴之类的东西分给几人,然后拍了张最高阶的在依旧人事不知的议员身上:“快醒醒,该到下一步了。”

 

恢复知觉的海温·拉里瓦什摸了摸手边,立刻惊叫道:“灵魂容器呢?!”

 

“在那儿呢,都结束了……睡得真死。”阿狸站起身来掸了掸一身的沙尘,没好气地撇撇嘴。

 

回过神来的海温·拉里瓦什赶紧将手里的联络水晶转为绿色,他也看到了天边席卷过来的巨浪:“看来主大陆架也受到影响了……我们强杀了虚空先知和黑暗元首,这样一来改变了太多的东西,这个世界崩塌的速度会加剧的!全员做好返回准备!”

 

劫望着远处死亡唱诵着的残骸,有些迟疑,慎走过去解释道:“他是巫妖不用管。只不过他这一死,暗影岛对议会的要价要更高了。准备走。”

 

召回了影魔,几个人齐齐拿出了符能晶石,一片耀眼的金色将众人带走。

 ========================================

嘭的一声巨响,历史世界的观测水晶彻底爆开,几个人的意识回到水晶棺阵列时,就看到地下室里像经历了大地震一样一片狼藉。一群人忙碌地收拾着乱七八糟的地面,恢复着各种符能法阵。

 

房屋被升起,屋外的景色重新变为学院的街道,而房间所在的一排屋子全部降下墙壁贯通开来,每个房间门牌所刻的符文字符亮起各色的光芒,并开始沿着纷繁复杂的轨道运转于各自的空间。

 

“该唤醒基兰大人了……”温莎妮低声地朝人嘱咐着。

 

“全部传送去中央大厅,那里已准备好了,带上虚空先知和黑暗元首一起去!”海文大喊道,一行人由瑞兹再度施展曲径折跃瞬间离开了屋子。

 学院四周的防护结界被启动,蓝紫色的防护罩上闪耀着一丝时空魔法的金色光辉。广播不断地发出通知安抚情绪紧张的平民们,让他们呆在屋内不要轻易走动,而广场的传送锚点也陆续亮起大量的传送光芒,是联盟英雄在响应紧急集合的命令。

 

而此时,会议室里那座水晶棺自动打开了,一直沉睡着的基兰自行走了出来,满脸踌躇地望着窗外。而学院的结界之外,自基兰醒来之后就从原本的自然景观变为了漫天飞沙走石星云乱涌的暴烈异象。

 

“时候到了……”时光守护者喃喃地说道。

 

不远处墨菲特的肩上头上站着好几个没法落脚的约德尔人,有几个还在街上的平民被暗影岛的幽灵吓得抱在一起尖叫。

 

“搞什么呢,全员集合?广场都要挤不下了。”卡特琳娜对这次强制传送心中是一顿的恼怒困惑。

 

“……要出大事了……”旁边的卡西奥佩娅则注意到了结界上的金色流光,她对着自己的姐姐说道:“你曾嘲笑过我与你说的梦境,此后我便不再和你提及。现在我不管你听得懂听不懂,这情形恐怕是整个世界要面临生死存亡了……”

 

学院里的上千双眼睛都看到,水晶大厅的后方亮起一排耀眼的颜色各异的光柱,直冲云霄,每个光柱上萦绕着数以万计的金色时空符文。

 

 

“创世之柱!?我的天哪,我只看到恕瑞玛讲飞升的古籍里提过,有生之年我还能看到这东西!”刚刚到达的探险家一脸惊叹地望向那排光柱。

 

 

“别蠢了,聚我们这么多人想干什么,你待会就知道了,别到时候腿软的爬都爬不起来,蹩脚的黄毛‘法师’。”一同到达的人里有祖安的不良少年,会操控时间的他似乎对这后面有什么动作有点谱。

 

时光守护者直接使用了符文魔法让他的声音传达至每个人的耳膜:【请原谅我,当初将这道深重的诅咒将于诸位之身……】联盟最高议会的几个人听到基兰说出这话,一个个大惊失色:这是他们约定好秘而不宣的,现在要自揭老底么?

 

【铸星一族曾认为瓦洛兰不值得拯救,是星球选择了自我毁灭,人们未按照铸星一族的蓝图发展,咎由自取。我们,被神抛弃了。】广场上响起一阵议论声。

 

【然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证明,这是一个值得拯救的世界。我们的生命,是值得延续的生命。既然无法祈求神的祝福,只有自降诅咒,切断轮回,让世界进入无尽往复的循环,而唯有从中挣扎解脱,才可重获新生……】

 

【今时今日,新生的机会就在眼前,诅咒或就此终结,成败在此一举……烦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说完,一个巨大的符文魔法能量漩涡自结界上空形成,连接着那排光柱——

 

“天哪……法力熔炉……”所有被召集而来的但凡用得了法术的英雄统统觉得自己的法力在被吸走,汇聚入上方的漩涡之中,而外面沙石风暴一般的乱象突然变成炫目的白光,紧接着青金色的网络瞬间铺开并飞速地向外延伸着。陆陆续续有人支持不住倒下,学院的人员搬来了成吨的法力药水。而中央大厅里聚集着刚刚穿越回归的一行人,他们享受的是峡谷中治愈之泉的待遇,但也承担着最重的任务,将自己变成了法力枢纽,源源不断地将从治愈之泉获得的法力输送进熔炉。

 

 

新的观测水晶被符文晶石激活点亮,一片混沌的球体之中渐渐有了战争学院的景象,继而是外界,原先被时空魔法分隔的两重世界实现同步。

 

  

法力熔炉几乎抽干了在场的所有人,而此时天空中出现了一抹蓝色的巨大身影——奥利瑞安索尔 吐息了一口,磅礴的创世能量帮着完成了最后的部分。 

 

“铸星龙王?”海文拉里瓦什惊叹道。

 

 

【这颗星球不是我的作品,但是我看好你们。】龙王留下一句话,又消失于星河之中。

 

 

作为忍者并没有直接感受到能量流失,但回过神来劫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极大的恐慌——他感觉不到“影魔”的意识了……

 

 

“你……能找得到影魔么?”脊背上顷刻被冷汗浸湿,他直接扣住了一旁的慎的肩膀颤抖的问道,他希望那是错觉。

 

 

见到劫的眼中是极度的仓惶惊惧,慎也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划了一连串的手诀,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对方,开口说道:“影魔就在这里,意识被抽干,因为它是有法力的……”

 

 

“那泰隆呢……”鲜血顺着紧握的拳头的缝隙流出。他试着在意识中呼唤过了,没有回答……影子变成了普通的影子,而不再是刺客的模样……不不不,他不会就这样凭空消失的……劫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现在愤怒不能解决问题,但内心的不安还是在不断扩大——

 

 

“他已回来了,但是还需要一点时间……”慎面对着这样处在不知是疯狂还是崩溃边缘的劫,不由转头望向一边的玛尔扎哈,这件事让他来解释比较好。
 

 

“你冷静一点!”恢复一些精神的虚空先知眼疾手快地给忍者一道虚空传送门沉默了他,调动着刚恢复没多少的法力,眼中亮起莹莹的紫色光辉:“他在世界裂隙的幻境,学院里有过这样的例子……”

 

 

“……那又是什么地方?”忍者这几天快被这些玄奥难懂的名词烦透了。

 

“他会回来的,那个人会引他回来……”玛尔扎哈恢复了一贯的神秘,但他此时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笑意,“我也总算找到他的确切位置了……也是,所有人都该回来了……”

 

 

虚空先知走到了劫的面前:“我相信我所说的人。你也该选择相信泰隆,不要为这个表象而动摇。”

 

劫紧皱着眉头,冷冷地扫了一眼众人,勉强接受了这个法:“会回来……是多久?”

“无需多久。”

这个不确切的回答仍旧不能平复劫心中的烦躁。“我去医院看看。”说完便快速地离开了。

 

慎见状,留下一句“我看着他”跟了上去。

 

TBC

————————————————————————————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这可能和前面说明性文字一大堆的章节差不多无聊~本来以为这章能正文完结,竟然没搞定0_0……

玩过WOW的人,看到基兰的话,是不是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嗯?“达拉然的公民们,抬起你们的头仰望天空吧!……“hhhhhh~~

评论(4)
热度(1)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