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8-14  

[劫刀] Lost in the Echo 22 [正文完]

22

 

 

均衡医院现在人满为患。广场上那场大规模法力汲取让绝大部分人失去了战斗力,还有一些受伤的平民,弄得现在医院无论大厅还是休息室甚至走廊过道都是人。

 

 

 

“他的状态一切正常,已经不在特殊留观室了,我得带着你去……这里太乱了,我先安排一下。”慎见到医院这个情形也是颇为头痛,皱着眉头叫来了当班护士和医生,吩咐了几句之后急急带着劫往病区走廊的后方走去。

 

 

 

这里严格来说算不上是医院的区域,已经到达了后方公寓楼,医护人员的宿舍就在此处。慎打开了过道尽头的一间房门,里面并不是宿舍的布置,而是专门留空的宽敞客房。

 

 

这是劫第二次看到这具没有意识的躯体。这次干脆连那些医学设备都撤了,还是原先的模样,没有骨折之类的创伤,没有失血过多而显露的虚弱苍白,神情上看完全没有防备,像是睡沉了一样——虽然这并不是因为睡沉了,可以轻轻逗弄一下就醒来的。

 

 

 

上次还庆幸了一下,自己不用面对清醒的他去隐藏自己的心思,而现在……心中不比差点杀了他那次好多少。要我如何相信你能很快回来……劫犹豫了一下,收回了已伸出到一半的手,转过身去走到窗台边上,双手抱着臂倚上窗框看着外面的风景。

 

 

 

“我说过,活着回来之后,有些事情可以解释。”慎打破了沉默。

 

 

 

这让劫联想到了影魔的事情,他抬了一下搭在臂弯上的手指,示意自己在听。

 

 

 

暮光之眼罕见地拉下了自己的面罩,调整了一下表情,原本毫无温度的金色瞳孔有了一点人情味道,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学院一早就决定让我来做你的引导者,我开始没控制好情绪,把事情推给了玛尔扎哈一段时间。”

 

 

 

慎向前走了一步,但犹豫了一下并未继续靠近,短暂的几个呼吸之后,他继续说:“你或许猜得到,对于影魔的研究,是历代暮光之眼口口相传的。辛德拉的记忆被操纵过,她训练影魔的方法被议会下了暗示,得以让我有控制影魔的办法。不过,那仅针对影魔的意识,对于影忍法,这么多年了,没有谁想到要去彻底抹杀这门技艺——这就是均衡的意志。”

 

 

 

没什么新意的解释。劫的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他开口问道:“那你,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尽全力帮我?”玛尔扎哈全力帮我有他的理由,他不详说,但是你呢?奉议会之命?

 

 

 

暮光之眼明白他在问什么,他闭了闭眼,将心中的面上的情绪全数压下去,重新变为冰冷无情的模样:“我必须继承家父的意志,永不放弃规劝你——这一切起源于均衡,也将最终回归均衡。但即使有联盟的条约限制,我也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报仇的机会。”

 

 

 

呵呵,这是什么荒诞之极的逻辑。劫几乎要被逗笑了,心中却隐隐潜伏着一种与期待不符,被愚弄的失落感。这就是原因?那你就背负着你的均衡意志直至老死,不用特地向我声明。

 

 

 

慎并不在意对方怎么理解他刚刚所说,继续不带感情地陈述着:“这是我一生都将面临的对抗和挑战。”他重新整理好面罩,“你可以留在这里,可以走动,但不要随意串门。我要去忙了。”

 

 

那个在人前总是滴水不漏的暮光之眼离开了。

 

 

 

泰隆当时发现自己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带着移动,逆着法力熔炉的大洪流,那个方向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就这样距离劫越来越远……他伸手想去抓住劫但是发现影子是没有实体的,试着去呼喊但是影魔似乎早已没了法力,沟通的声音被强劲的法力流冲散。

 

 

战争学院的道路在两旁飞快掠过,电光火石间他隐约看到了一间白色的房间,以及,躺着的自己……但是一阵失重后,世界的架构之网重新在他眼前飞速的一掠而过,而后又晃过一段金光四射的时空壁垒,再过了许久,他才终于停了下来。不同于之前被规则惩罚之后陷入彻底的黑暗,泰隆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甚至能看清自己的身躯,已不再是影子,而是真实的血肉。这片区域布满了许许多多的星球,大小远近各有不同。这是什么地方,自己……还能回得去么?

 

 

“有谁在那里?”有一个声音自远处响起。

 

 

谁?泰隆一脸惊讶,但碍于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他做好了一旦情况不对就迎战的准备。

 

“请等一等!”声音渐渐清晰起来,是一个男人,沉闷沙哑却很洪亮。极远之处,仿佛出现了一个人影,正在快速朝自己的方向靠近。

 

来人用比泰隆想象得快得多的速度到达了近前,似乎不是用行走而是某种瞬间移动,在他戒备地摆出战斗姿态时,他看清了这个人的身形:像个战士一样高大健壮却身穿法袍,头上顶着的面具似是一个插满了连接器的特殊装置,手中的臂刃散发着醒目的虚空能量光芒。

 

“卡萨……丁?”泰隆思索了一会儿还是确定了,这些特征是不会被错认的,但是……他发现自己对于眼前这个人的记忆是空白的。至少,在印象中的学院里,并没有这个人,但是他竟然能说出名字来。

 
 

“嗯,我记得你,刀锋之影,诅咒名单上有你的名字。看来你也是在两边的世界徘徊了不少次……这里是世界裂隙,你其实已经回去了,这儿是个可能困住你的幻境,不只是你来过,我负责指引你们——希望你是最后一个了,我在这的使命也接近尾声……”卡萨丁说着,手中的虚空之刃一指,划出一条通向那片星云其中一颗星的道路。

 
 

劫走出了那间屋子。

 

屋内那个人,虽然很想一直守着,可只要那样静静看着他,便会觉得压抑,不如出去走走。

 

 

他来到了那间屋子窗外的院子里,将注意力放在方才就看过的几株年轻的树苗上。夏日的光照总是能让树木长得郁郁葱葱,劫走近了看清树干和枝叶,竟是樱花树,这真不愧是艾欧尼亚人开的医院。

 

 

 

说起来,不久前还在樱花盛开的时节,普雷希典郊外的那本该是美不胜收的樱花海自己愣是一点也没有心思细看过,倒是被自己和刺客搞了不少破坏,打断了多少开满了的花枝,枝干上都是投掷武器的钉痕。虽说那是“梦境”的记忆,但重塑魔法将两个世界融合为一体,现在去寻,或许真能在那些树上找到痕迹……

 

 

 

有人来了。

 

 

 

可能是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忍者迅速收拾好刚刚飘远了的思绪,打算回去。

 

 

 

他感到这个人在朝着自己靠近。心下正疑惑着,但下一刻,他感觉到身后这个人的气息,很熟,还有被风还是别的什么带来的,非常淡的血腥味,这是……他猜到了答案,却有些不敢回头。

 

 

 

“是你吧,劫?”带着几分清冷的声线,不再是和影魔同调时的沙哑沉郁,而是那个他印在脑海里的声音……

 

 

 

 

“我回来了,”声音的主人走到了他的面前,那双血红色的眸子带着一抹笑意投来温和的注视,直接映入了他的心中——劫第一次看到,刺客那双永远带着凌冽杀意或者是偶尔露出炽热狂烈的眼眸里,有这样的目光。

 

 

 

“怎么愣在那里,等着我哭着扑到你怀里去么?”说完还微微歪着脑袋,嘴边抹开一个浅浅的笑容。

 

 

 

……这次总算,是真的把他拥在怀中了。有着淡淡血的味道的,微冷的和煦……虽说这些组合在一起形容一个人会有些怪,但这就是,独一无二的,他的泰隆,谁也别想让他松手。

 

 

 

“……你别抱那么紧,我现在走路都成问题,身体很僵硬……”刺客被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几乎贴在他身上的这个人似乎一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再一会儿……”影流之主不依不饶。

 

 

许久之后,泰隆感觉自己终于被放开了些,搁在他肩窝的白色脑袋突然发话,吐出的热气呼在他的颈侧:“你的命是我的,我决不允许,你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明白吗?”

 

 

似是命令,似是请求,但是泰隆知道,这不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明白。”他轻声的回答,任由那颗脑袋蹭的自己发痒。这话好像是自己当时对他说的,现在被他原样还回来,还真是一点都反驳不起……

 

 

-FIN-

——————————————————————

一坨东西没交代,车都没开过哈哈哈哈  全部番外补吧   囧TL

评论(15)
热度(8)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