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9-08  

[刀E] War of Change 2

2

 

距离足够近了……伊泽瑞尔看清了那个人的眼睛。暗红色的瞳孔,倒映着路灯的光晕,在电光火石之间与被唤起的记忆重合:那就是当初令他陷入一段秘而不宣的关系,并玩火自圌焚般地沉溺其中的眼眸。也同样是这双眼眸,他的主人,还有背后的人,直接将他扔进绝望的深渊还不够,让他接连迎来今天的审判……他……是来灭口的么?

 

四目交接的一瞬,伊泽瑞尔没有机会躲闪,睁大的湛蓝色眼眸硬生生接下那道复杂的目光——

 

【东西已在你们手上,你们的目的达到了……?】

【……不止……】

 

直接侵入,瞬间挤满了思维……伊泽瑞尔直接被堵得无法呼吸,只僵硬地感到脖子上被什么极细小的东西刺了一下,瞳孔条件反射地缩紧……

 

【……让我把东西带回皮城?呵……可以让我,死明白点吗……?】

【……】

 

枪膛的爆响声让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或许也不能全然将罪责推给他,还有自己的咎由自取。

 

对方携带着的动力助推飞行器,他也了解那东西,能大幅提升位移速率,还能载人滑翔……再加上这个人的身手,凯特琳他们根本抓不住他。

 

枪声稀稀落落并不密集,一方面目标实在难以瞄准,另一方面怕误伤到伊泽瑞尔或是后方追过来的蔚。凯特琳看到目标这样不可思议的身手,心下也惊疑起来,脑子里转得飞快:这人不简单,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这黄毛能有本事闯出这样的祸……

 

迟来的子弹打落了勾索的固定点,但他目的似乎已经达到,没有劫持伊泽瑞尔的意思,转而是以几乎瞬移的速度后退了一段。探险家那里回过神来也瞬间发动了奥术迁跃,金色的光辉一闪,瞬移了至少半幅道路。强劲的风掠过他的面庞,吹起了不少碎发,却也不能止住他牢牢锁在那人身上震惊的目光。

 

不远处的一干警圌察们只看到两个人突然以常人不可及的速度猛地拉开了距离,硬是楞了快一秒才想起来可疑目标落单了,连忙开始射击。

 

一秒钟的时间已足够。枪林弹雨之中,那个人影的反应和速度均比正常人快得多,闪避动作极其诡异难辨,即便有一两发子弹射中了,也没能让他慢下来多少。他极快地一连翻越了好几辆警车和几排路障,橡皮子弹嘣在金属、玻璃上的响声络绎不绝。眼看突破到最外围,他一脚踩过警员举起的防暴盾,借力跃升,离弦的箭般冲出了包围圈,向前翻滚稳住身形,跑向远处街边书报亭后的射击死角。但外围的警员也紧随其后,蔚更是憋屈了半天终于冲出人群,直接用强能冲拳开路直奔死角的掩体而去。

警方是布置了人留守在那里的,可警员还未举枪瞄准,就被投掷过来的不明物品逼得以防御姿势跃出掩体——

 

原以为手雷之类的,结果竟然只是一个空弹圌夹!可正当他们刚刚反应过来被耍了,一枚同时被抛出的闪光弹在空中爆炸,前后夹击的人群被照个正着,涌出的强光让他们不得不遮掩视线。趁着这个空隙,可疑分子撑起滑翔翼升空了。

“你跑不了的。”远处的凯特琳没有受到闪光弹影响,她稳稳地架起狙击枪,狙击镜的准心精确地瞄向了那幅夜鸦展翼一般的滑翔翼骨架……

“天杀的军部!”饶是女警再好的脾气也咒骂出声了,远处的军部大楼探照灯恰巧晃过她的镜头,严重干扰了视线,狙击失败。皮城的军队这次不仅没支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最后的机会还被他们的东西给破坏了。

 

“光这一个牵制了我们一群……其他人呢!”女警长迅速反应过来,但就在她拿起通讯器准备说出下一句指令时,里面就响起了其他警员的声音:“C组报告,目测4名可疑人员自大楼地下通风管道离开,正在追击!”“A组报告,一名黑衣人手持不明物品自23楼破窗用滑翔翼离开,目标运动过于诡秘,一号、二号狙击点失败!”“B组报告,B组报告,地面消防通道暂无可疑人员!”

 

“……行动C组守住所有地面出口,A组向上包围,守住楼道、破窗、通风管、还有房顶,B组……再去爆炸点巡视一圈,完了去支援A组……”女警官的命令说的有气无力,她缓缓放下了通讯器,扶着额头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调虎离山的意图自己想到了,但是晚了一步,这会儿重要的目标恐怕都跑光了,留行动组下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从认出来那人是谁开始,伊泽瑞尔的脑子就处在宕机状态。

 

心跳沉闷的节奏震得他脑袋发懵,自胸口蔓延的压抑感侵略着他五脏六腑的神经,成片的枪响似乎都离他很远……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只是任由自己的目光追随着那个身影,看他飞快地穿梭在一群警圌察中,捕捉到对方中枪的瞬间变得不自然的动作时,心中会有什么急涌而出勒紧他的喉管,但他仍强迫着自己继续睁着酸涩的眼睛,注视着对方一路突破重围……最终,空中的人影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现在这算什么……?他默默地抚摸过刚刚感受到针刺的颈侧,内心惶惑。

 

他转过身去背对人群,脱力地靠向冰冷坚硬的路灯杆,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得控制住身体不听使唤的颤抖……伊泽瑞尔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太不正常了,他还没准备好面对警方的询问……不可以……让他们注意到。

 

“现在回警局估计全都是排队等着留口供的人,”女警长快速地调整了以下情绪,她还得安慰劝说眼前气急败坏的执法官,“蔚,警局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别闹情绪。回去帮着维持一下秩序,麻烦你了。”

 

“……嘁,麻烦什么。”被安慰的人一脸别扭,转身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明白了,便跨上机车一路烟尘的走了。

 

犯人是一个没抓到,现在能到警局里的,都是些不明情况的受惊群众。凯特琳从听到伊泽瑞尔说的话开始,就知道与其回去做那些无用功,不如就和他聊一聊。但是这个人现在的状态……她回头便看到那个靠在灯柱上将自己用毯子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个金色脑袋在外面的探险家,不由叹了口气。

 

“你真的没事么?脸色这么难看……”凯特琳快步走到他近前担忧地问。

 

“……刚刚有些……被吓到。”伊泽瑞尔不敢直视他这位警长朋友,恰到好处的低着头,拿了最好用的理由搪塞。

 

“我还得继续盯在这里,可我更想知道些线索,你这样……真的没事吗?可以的话,我很希望能在这聊聊……”凯特琳将语气尽量放的轻松,对着老朋友扯出一抹安慰的笑容。伊尔瑞泽不想过于难为她,虚握成拳的手一边用指甲狠狠掐进手指让自己冷静,一边轻轻点了点头。

 

“刚刚那飞行器,祖安的飞行大赛上都没见过那东西。你了解那种装置么?”

 

“只是见过……不是飞行器,是单兵动力助推器,能飞,祖安的专利,还是为诺克萨斯军方定制的改良型。”他何止见过,还被人带着一起飞过。

 

“这样精良的装备……你上个月到底带了什么东西回来?能被诺克萨斯军方盯上。”

 

伊泽瑞尔闻言身形一僵。

 

——【这本就是你的东西,“物归原主”。】

 

“地形图……原本是我的东西,被拿走,但我又从他们手里,拿回来了……”伊泽瑞尔抿了抿嘴,眉毛皱成一团。他的脑子尚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多少,思绪也被刚刚那双眼睛的主人完全占据……他用所剩不多的空间艰难地整理着思路——不能露出破绽,无论是眼前的事,还是一些他没法告诉凯特琳、告诉警方的事情……

 

“啊?照你说的,这东西已经被诺克萨斯人拿走过,后被你拿回来,现在人家干脆炸了皮城的市政楼档案室把东西强行带走了?”凯特琳说着挑起一边的眉毛望向探险家。她了解这个从来就不安份的探险家的本事,不过对于他能做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还引出这么严重的后续,还是出乎意料了。


“是……是这样没错……”伊泽瑞尔艰难地承认道。一段时间的缓冲足够他隐藏好自己,他心里祈盼着女警长讯问的经验远远不及她的枪法。

 

“究竟是什么地方的图他们那么紧张,你自己还有留档么。”女警长压低了声音问道。

 

“北郊边界……那片山区丘陵。留档的话,在这儿。”探险家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们费这么大劲拿走图,没有理由想不到你这个画图的比图本身更重要……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啊。”

 

“……”边界上那个东西,据说周围信号屏蔽的非常厉害,工具测绘完全无法进行,他们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就算受过训练的战争石匠也没能确认精确的位置,更别提靠近了绘出建筑外形结构。但现在都被他画完了,拜他外邦人的身份所赐,整个过程无、比、顺、利。现在回忆起来,伊泽瑞尔得咬牙克制着情绪。图他们已经有备份,还让自己把原版带回来……现在想来,无非是为了让自己这个巨大的诱饵吊住他们的政敌,现任最高统帅的注意力。可惜,直到现在,自己才想明白自己要怎么死了。被卖的十分彻底啊……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伊泽瑞尔把脑袋埋得极低,凯特琳只能看见他金色的发顶:“图画的又不是什么稀罕地区……我也不明白……”探险家的确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紧张那个哨塔,也不清楚那周围森严的防备是干什么的,但毕竟参与了这件事,现在也算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里是十万分的忐忑。

 

伊泽瑞尔内心里狠狠唾弃了一下自己。他已经被利用完了,恐怕只剩下最后的价值,扯上外交问题拖住足够的时间,然后去死——那还想些什么,期待些什么?能站在这里和朋友聊天实属幸运了,如果是真正的审讯,审出那些过往,诺克萨斯可是官方重点提防的邻邦,通敌、泄密、间谍,还有什么罪名可以算上?

 

TBC

评论
热度(17)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