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9-11  

[刀E] War of Change 4

4

 

去北部边境的山区,现在想来,这趟出行的邀约真是漏洞百出。泰隆已经为了调查走访,去过那么多遥远的地方,突然提出这么近的目的地,有什么必要……这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当时如果自己有哪怕一点点的怀疑,一点点预见性,多想哪怕一步,都不会答应同他一道出去的。伊泽瑞尔深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个深远算计的阴谋,究竟是从哪里开始的。从他们的相识来看,绝对是计划之外的碰巧,他们甚至一开始并不认识对方。但是后来……那是为了进一步赢得信任才继续接近自己的么?他很难想象,如果那些记忆中的过往,背后都是处心积虑的企图……顺着这条思路,心中没有哪个地方是不痛的,但是伊泽瑞尔强迫自己回顾这其中的细节,他想找到那个变化的节点。自己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推进深渊。

……

 

在科技之城的某个声色场所集聚地的初遇,那个真的是巧合而已。因为如无必要,伊泽瑞尔并不会进入这些地方,每次仅是路过都需要不少乔装打扮的功夫,毕竟他也算是公众人物。来此目的当然不是纵情声色,只因这些街巷变化得太频繁了,出版的地图不会详细描绘,他喜欢将自己留存的版本做完整些,见证这些变迁。

 

那个人在街道上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光线太暗看不清,当时他只能从衣着的轮廓看出那身两个地区混搭的风格,像个一心要混到皮城上层社会的祖安佬。

 

对方走的挺急,靠近一些后,风化街上特有的昏暗流明灯管映出了一张令他意外的脸,这绝不是浮夸混世的祖安佬。半长的深色头发,抿紧的薄唇,五官有些深,藏在阴影中——出乎意料的冰冷气质,如果这人是这条街的常客,一定很受欢迎。就在他把对方当成纯粹的路人错身而过时,这个人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不容反抗的力道把他直接拖进旁边最近的一家店里。

 

虽然到这种地方勘测街道,他对此不是完全没有准备,但这种约人方式还是太独特了一点,又不能擅自用奥术迁跃暴露身份,那块从护手上拆下来的宝石被他紧紧隔着口袋攥在手中。他脑子空白满脸错愕地被拖到吧台,手足无措,直到耳边传来简短的一句话:【配合一下。】

 

恍惚回神间正觉得这声音有点好听,下一秒嘴唇就直接被堵住,还是热吻的那种……卧槽……他的一只手臂依旧被紧握,后脑还被对方另一只手给摁住。……给点心理准备的时间啊……聪明如他当然明白了这个人的意思,演戏谁不会,虽然他更喜欢美女而且这有点假戏真做,不过这人长的符合他审美,自己也不能太吃亏吧,“配合”地演一演。

 

吻技不错,虽然比他的还差点。他一边争夺着主动权一边心里想着还是快点结束的好,这个人不简单,他不想惹上麻烦。然而,转了个角度,他的思维迅速断片:他看到了,酒吧里的昏暗光线掩映在那人一双暗红色的瞳孔中——危险的冷漠,这是他的第一感觉。如果当初带回的那瓶正邪莫辨的乌罗亚魔药是红色,恐怕就是这样的吧。非常该死,他喜欢危险的东西。一个愣神的功夫,唇舌间的主动权直接被对方夺走。

 

【这里有别的出口么?】被吻到喘不过气的伊泽瑞尔晕晕乎乎听到先前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这话让探险家彻底明白了眼前人的意图,要甩掉尾巴?还真问对人了。这种事还没人能找得了他的麻烦。对能力的极度自信和尚且不错的心情让他决定顺手帮他一把。瞥一眼吧台认出了杯子上店名的徽标,他握住了对方的手:【跟我来。】

 

那次他把对方从地下道到屋顶平台随意乱带,最终到达祖安的一个废弃泵站,是个连迷路的醉鬼都不会去的地方,况且他还满身都是伪装,再怎么也不可能是有预谋策划的接近吧。

 

在那段时间,他有不少次以路人的身份与对方擦肩而过,不过他每次装扮都不同,不可能被轻易认出……他是后来交集多了才知道的,泰隆一直在追查一个人的下落,而这事似乎和他当时在皮城的任务相比,又是需要暗中进行的,所以才会那么多次撞见这人时,都是行色匆匆往人群里钻。以他的眼力,勉强看得出是反跟踪的步法路线。

 

他第一次以真实面目见到泰隆的时候,干脆遇上了对方被直接追着跑的情景。祖安的中下层,再往下就是地沟了,呛人的烟霾里隐隐透着铁锈的味道,这并不罕见,但是他遇上了掠影般晃过他面前的“熟人”,带起的风夹杂着几乎浓重到填满整个鼻腔的血腥味。他担心是不是那人受伤了,虽然他们根本算不上认识,这份担心实属多余,但他还是根据那条街的走向,抄近道等在必经之路上,再一把将人拖进了街边的污水管道。管道开口位于街道上方的视线死角,加上刺鼻的炼金废液掩盖了血的味道,几乎摆脱了后面的追兵。

 

【嘿,现在安全……】没等他把话说完,脖子直接抵上了一把利刃让他识趣地闭上了嘴。

【……你,到底是什么人?】虽然是冷到结冰的眼神,不过这话问的,应该也觉察出来被拽着带到此处甩掉了很多人。

然后,他当时做了个最作死的举动让对方想起自己是谁。没去管脖子上还抵着把随时能要他命的刀,他咧开嘴轻笑出声:【配合一下~】之后直接凑过去吻上了那弯成冷峻的弧度的薄唇,如同他被猝不及防吻到的那次,有学有样地一把抓向对方的手臂,另一手向后脑勺抚去。

嗯,他看到了那双眼睛中有如实质的杀气。抓向对方手臂的那只手被直接反扣抓住,力道大的让他以为自己要残废了。但是显然他的运气足够好,被他强吻的人记性还不差,那双满是杀气的红眸里渐渐染上了惊疑。

他松开了眼前一时不知做何反应的人,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相信我的话,就跟我走。】其实他明显感觉颈侧被划出了一道口子,刚刚差点把命玩没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怕他。

【……】听到这句话,那双眼里的惊疑更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直到后面有人察觉了这条管道,在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时候,这个人终于开口了:【走。】

 

【这么浓的血腥味,你没事吧。】

【不是我的血。】他就知道,白担心了。

【看不出来你也挺熟悉下水管道?我还准备示范怎么上去呢。】这个人居然能一路轻松地紧跟他,到了向上的出口管还跑到他前面去了。地沟孤儿恐怕都不一定能做到这程度。

【都是差不多的构造,】那人冷冷的声音在狭窄的下水道里被放大,【多了些毒液,少了些尸体而已。】

 

真面目示人,这种程度的带路,直接就是暴露身份了,虽然对方也暴露的差不多了。有很多尸体的下水道,他估计这个一向三缄其口的神秘刺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透露了什么出去——诺克萨斯人。不过他们倒是默契的很,一路上对身份都避而不谈。也许他就在那个时候,虽然捡回一条小命,但是却卖了个最大的破绽给对方么……

……

 

“回魂了?”凯特琳伸手在伊泽瑞尔的眼前晃了晃,瞥见基本没怎么动过的三明治,又担忧起来:“我是很想再问问你细节,但你的精神状态恐怕并不好……还是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吧。当然,我会派人看着你的,帮你申请证人保护。这次的事情如果真如你所说,外交上肯定会有动作。诺克萨斯人也不至于刚闹完市政楼,又在风口浪尖上闹医院,除非他们想找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开战。”

 

“谢谢你,凯特琳。”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对不起。

 

金发探险家被安排搭乘一辆返回的救护车前往医院,车上有两名警员跟着,但并不是他熟悉的人,疲惫的神经使他早就没心思和车上的护士们调笑了,一车人安静的很。

 

[呼叫执勤组03号。]一个警员的通讯器突然响起来,是女警长的声音。

 

“收到请讲。”警员注意到了隐私对话灯的提示,将通讯器连接上耳机。

 

[伊泽瑞尔很有可能是事件的重要证人,但也不排除……是嫌疑人或共谋的可能……咳,他的精神状态不好,不要给他太大的压力。请你们密切注意他的动向,留意他的状态,如有异常,随时通报。]

 

“明白。”

 

凯特琳结束了布置,握住通讯机的手默默地收紧。“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当然希望你没问题,可是伊泽瑞尔,以你的胆量,会怕我并一直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么……你隐瞒了什么?我很想信任你,但也只能这样做,对不起了。”

……


TBC

评论(2)
热度(20)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