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09-18  

[刀E] War of Change 7

7

 

诺克萨斯   不朽堡垒

 

泰隆从诺克斯托拉的传送门出来已是傍晚,走上街头就感到首都的地上街区不同寻常的喧闹。售卖晚报的报童们嚷嚷着“皮城遇袭,诺克萨斯躺枪”的新闻话题,手中的报纸几乎被一抢而空。他听着这说法微微挑眉,迅速浏览了一遍报导的文章。最高统帅部新闻发言组的撰稿,采用中立的口吻描述了爆炸事件,质疑皮城方面将此事一口咬定为诺克萨斯所做的意图,并表达了强烈不满与关切。

 

颠倒黑白的手段。泰隆心中冷笑。文章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却暗暗传递出一些信息。按理诺克萨斯不必对皮城这么客气,不开战,断几天基础能源供应也可以逼他们就范。这招斯维因以前用过,毕竟造价昂贵的海克斯水晶还不能替代一切……然而此次不下狠手,而是摆出姿态等着接对方的招——看来老乌鸦没有拿到想要的东西,他有顾虑,在试探,伊泽瑞尔不在他手上。

 

或许他挫败了行动队的计划,策士统领是真栽了个跟头,但泰隆见识过这人的城府,眼下他对自己的判断没有自信。情报分析并不是他的专长,光凭一篇文章,推断有太多的主观性,更何况……关心则乱。手中的报刊随着握紧的拳头被捏的皱成一团。最直截了当的办法当然是潜回最高统帅部探听情报,即使斯维因定是准备好了,等他这个曝光的卧底上钩,他也在所不惜。然而,自己从来不是个可以执行自身意志的人……擅自行动,万一失手,后果他承担不起。服从命令是他全部的意义所在,曾几何时,忠诚和奉献根本不需要理由,又是从什么时候,这种意义渐渐成了一种束缚……泰隆眼神一暗,转过身去不再看最高统帅部巍峨的石墙壁垒,准备去找克卡奥家的小姐们汇合。

 

他绕了好几次行进路线,因为现在的他根本觉察不到背后是否有尾巴,心思全然不在上面,只好多来几次甩开可能的跟踪。现在已过去差不多48小时,药效早没了,他……睡着的期间被带去了哪里……醒来会看到什么人,面临什么处境……泰隆无奈地发现,冷静与克制在眼下成了极难做到的事情。这种只能靠猜的感觉很不好。他皱着眉望望四周,自己竟然绕到了距离黑色玫瑰最近的地下城区路口。心里盘算着,如果去找一趟乐芙兰,是否会赶不及二小姐安排好的碰头时间,但身体已经先于头脑,迈开腿朝着地下城走去。

 

这个不见光的地方永远是一种纸醉金迷平灯红酒绿的景象。泰隆一路快速晃过许多热闹的声色场所,直到快要走到下水道,雕琢着黑色玫瑰花的地下墓穴大门出现在面前。他的视线刚刚对上那朵花,下一秒,便看到了满满的玫瑰花海。

 

是幻境……他在心中提醒自己,然而也只能保持警惕静候着,随时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

 

 

皮城军部  战情室

 

伊泽瑞尔呆在这里已经一整天。此时已经是晚饭时间,所有人都去了餐厅,战情室的会议长桌上只有他一个人。桌上是一叠未刊登过的,长达百页的学术论文,他刚刚把它看完了。作者叫做维克托,一位来自祖安的科学家,机械义体改造程度很高,今天早些时候第一眼见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这个名字他不算陌生,因为有个常常和他比智商的损友杰斯,总是朝他抱怨以前和这个人共事的许多细节——这是个企图操控人类思想,扼杀人类自由意志的邪恶科学家。不过,这天的经历,让他在这个印象上增添了更多复杂的东西,这人不过是太想对人类的进步做些贡献……但一想到这贡献的前提,以及皮城的军部和他谈的条件,他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现在他是对皮城的上层有了新认识。道义伦理,那是说给普通人听的。必要的时候,比如现在,可以打破所有的规则,把一个曾经被道义伦理驱逐出境的学者,以最重要的贵宾的姿态请回来。伊泽瑞尔瞥了眼手边协议书,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这一天过得很漫长,可眼下又紧迫起来。军部提出的24小时考虑时间还剩不到5分钟。早些时候,军部的人已明确告知,他有着勾结外邦势力共同策划袭击市政楼偷取机密档案的嫌疑,这直接就是间谍罪;如果再深究机密档案的内容,可以直接上升到勾结外敌诱发战争,无论如何裁定,都是没有活路的。而摆在眼前最近位置的一份协议书,只要他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就能直接被军部保释,但也意味着他同意了作为志愿者参与那项不靠谱的进化试验。

 

他手中把玩着那块从护臂上拆下来的奥能水晶,熟练地把这块蓝色的宝石放在指间翻转,折射着室内灯光让它看起来晶莹剔透。军部不仅没把它拿走,还告诉他要好好和它“交流”,一点也不怕他逃走——他不知道怎么出去。这地方他从未来过,据说是军部的最高级机密,况且他连怎么过来的都不知道,更别说从军部眼皮子底下逃出去,即便水晶在手,也不敢轻举妄动。说起来,自己长期和这块有着微量特殊辐射的水晶在一起,可以做到能量的双向流通,相互利用,这种体质该死地符合那个论文所提的试验要求。

……

 


一片混沌中渐渐出现了不同的东西……是科瑞克瑟西郊,那座克卡奥家的院落,会客厅中,两位小姐都在……泰隆立刻认出了这是哪天的情景。

 

这幻象的品味真是差劲。

 

自己正牢牢钳制着一个人——伊泽瑞尔。他看不见他的表情,当然,他也不敢去看,只有手掌传来的触感告诉他,这个人在微微的颤抖。

 

【东西……已在你们手上,你们的目的达到了……?】伊泽瑞尔的声音有些模糊。

 

平时敏锐到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觉察,此刻他竟然无法分辨出,身前的人是否在哭。

 

【还不止……】他听到自己这样回答。

 

前面似乎是二小姐将话接了过去,她柔美的声线婉转动听,话里却带着比诺克萨斯湿冷的冬天更侵入心底的寒意:【感谢你提供的‘友情协助’,不如干脆帮到底:带上你的原稿,回去你的城市,完成你最后的使命。】

 

【……让我把东西带回皮城?呵……可以让我,死明白点吗……?】

 

没有人回答他。

 

而这回他不用判断了,他扣着伊泽瑞尔肩膀的手,沾到了脸颊边滑落的液体。伊泽瑞尔还是习惯性的不愿示弱,在努力逞强……

 

为什么要他重温这种东西,把伤痕挖出来,这样的感受,一次还不够么?乐芙兰到底什么意思,幻象怎么破解?泰隆心神不宁起来,他手中捏紧了飞刀用力向前掷出,包括伊泽瑞尔在内的所有景象被刀锋割裂开来,重新回到混沌的迷雾。

……

 

伊泽瑞尔盯着海克斯石英钟随着读秒的节奏而跳动的光点,不知怎么想起了自己和泰隆的对话。

 

【你这样到处这样探险,究竟有什么意义?】泰隆当时眉头皱的很深,替自己清理着泥泞一片的衣服上粘着的草叶。

 

他知道,这个刺客在库莽古丛林的栈道边等了很久忍不住追进来找自己,而自己许诺“一个人去就可以,很快回来”却因为差点没入沼泽捡回一条命,还弄得一身脏兮兮的。

 

【享受自由啊,你知道么,我当时花了一个星期穿过弗雷尔卓的的冰原,最终登上冰霜号角峰,我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快冻僵了,只有呼吸里满满都是苍莽的自由味道……那感觉,真的是太酷了!】在他看来,自己那回答完全是顽劣又死性不改吧,但这就是心里话,没有自由的活,不如死了算了。当然,这话他不敢在那人面前提,一定会陷入冷战的。

 

战情室的门开了,一干人等又回来各就各位,严肃的军部的上将,几大知名家族的首席技师,还有维克托,调停人,护卫,以及一位据说带自己来此的顾问女士,他们都沉默着,空气迅速凝结起来,变得难以呼吸。

 

时钟正走向最后一分钟。

 

伊泽瑞尔早就想好了,这是道没得选的选择题。只不过真到了必须做决定的时刻,心中不免苦涩。泰隆……是他理应恨的人不是么。他将脸埋入了手掌,默默闭上眼睛。

……

 

 

周围的光线变得强烈起来,这是一段模糊的记忆,他完全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在回避,因为在耀眼的金发的衬托下,伊泽瑞尔的笑容是能灼伤他的。况且,那个笑容里有着化不开的悲伤……而对方说出的话,让他更是心惊:【我知道有很多不能问的东西……但是,谎言也好,幻觉也好,我现在只想沉浸在这份感觉里,别说话……泰隆……】

 

他怀疑伊泽瑞尔是不是已经想到了什么,而他也几乎想要对他坦白……然而紧接着一个极为突兀的转变,他忽然被死死压制在湿冷的地面,全身都在疼,而上方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你有5秒钟时间思考,死在我的剑下,或是以最高统帅部特使的身份而活,二选一。】

 

【我……选择……活着,但我有个条……】他用年轻稚嫩的声音艰难地回答着。

 

【条件稍后再说,我先对你提一个要求:既已效忠,就永远不要去想背叛。】

……

 

 

最后5秒,他从沉思中抬头,忽然笑了起来,拿起笔,如同在自己的典藏版游记签售会上做的那样,在协议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Ezreal。

 

桀骜,张扬,一点也看不出苦涩的痕迹。

 

“我饿了,有给我留夜宵么?”伊泽瑞尔伸了个懒腰,抬头向一屋子的人询问。

 

一群人被他问住了,几秒的沉默后,才有人上前收走协议文件,而军部那位上将军衔的人则是满面笑容地说道:“你已被军部特赦,恭喜。”他带头鼓起掌来,四下里跟着响起一片掌声。接着他亲自走到伊泽瑞尔的面前领他出去,一路亲切地介绍着:“宵夜不成问题,看你喜欢皮城的茶点,还是祖安那样风格狂放一点的?这里的厨师很全才的……”他的两名护卫以及女顾问也随后跟上。

……

 

 

永远不要去想背叛……这句话在他的心中回响。他从来都谨守这信条,也很清楚,违背它的下场是什么。

 

非常遥远的地方想起了一片奇怪的掌声,清晰而不合常理——

 

幻象被驱散了,一名身披黑色玫瑰教团斗篷的女子站在开启了的大门前刚刚停下了拍手动作,幻境法术的烟雾残留尚缭绕在其指间。

 

“首领不在。她告诉我,你会来这里询问一些事情。而你刚才看到的幻象,就是答案。你该回去了。”女子说完,微微欠身,便返回门内的长廊消失了。

 

故弄玄虚。泰隆心下不虞。然而眼下时间已是不早,他来不及去思考幻境的含义,要迅速赶去见两位小姐。

……

 

TBC

评论(1)
热度(13)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