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湛天清
We are the forsaken,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Victory for Sylvanas!
2017-10-01  

[刀E]“纯粹”关系 (上)

正文前的废话:

    目前正在写的烧脑物War of Change 就是这篇原文的扩写。原本是搞个短篇故事娱乐一下,结果一旦开启了改扩写的进程,脑洞就越开越大,篇幅越来越没法收场=.=……把原文搬过来吧,缓缓脑筋orz

   这个就是单独食用的~本篇用的是宇宙客户端出现之前的设定、地图。 扩写的剧情已经和这个很不同了,用了宇宙的新设定。

    Emmmmm……想虐下不去手,强行HE,扩写还没完工,应该也会是HE~~~

————————————————————————————————

“轰轰轰!”三声爆炸接连响起,皮尔特沃夫市中心市政大楼响起刺耳的火灾警报,这已经不知道是这幢多灾多难的大楼第几次遭袭了。


“肯定又是那个祖安的平胸疯婊圌子!”正在修整自己的海克斯拳套的蔚听到市政大楼方向的爆炸声就猛地拍案而起,扶正了一直反着戴的警帽向自己的机车所在的停车场奔去。


“等一下!……唉,真是……”凯特琳没能叫住这个向来不听指挥,行动起来风风火火的执法官,气急地跺跺脚,抄起狙圌击圌枪下令行动组全员迅速准备出发。


从刚才远远地看到市政楼爆炸,她就感觉不对,如果是金克斯,爆炸会是由外部轰炸造成的,而刚才那三处爆炸点,分明是有人事先在内部安装好了炸圌弹遥控爆炸的……


一队警车鸣着笛疾驰在皮城的快速内环线上,女警长拿着通讯终端对全员布置好任务,又分析道:“爆炸来自内部引爆,显然是有预谋有策划的行动。警方事先没有收到任何信息,看样子不是存在向我们炫耀和周旋的意图。现在尚不清楚对方的人数和武装规模,我们在明,敌人在暗,进入现场的时候,还请各位小心。”


这个众所周知的商政合一政府,看上去是财团撑着,实际上只是政治家拿来拉帮结伙的工具,以便他们畅通无阻地在商道上打着国家的旗号行事。城邦明面上与德玛西亚修好,但这个友邦的死对头诺克萨斯才是他们最大的贸易伙伴。现在没有直接的战争威胁,皮城和这个禁止魔法顺带对海克斯科技也存疑的城邦的同盟关系就只剩利益了,祖安才是交流最多、也摩擦最多的地方。皮城的上层或许还在为他们的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而沾沾自喜,殊不知这暗中给自己树了多少敌……可能是祖安,可能是诺克萨斯,甚至可能是德玛西亚……光靠推理,爆破大楼的这伙人到底从何而来,凯特琳想了一圈,心里还是一点底也没有。她抬起头望着车窗外逐渐放大的市政大楼指路牌,在快速倒退的景物也渐渐静止时,深呼吸了一下,闭了闭眼将那些猜想都收了起来。


五分钟后,市政大楼就被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围了个水泄不通,消防人员使用的不是高压水枪而是沙土和珍贵的海克斯绝缘喷雾,显然爆炸点是放置什么需要防水的装置或是重要档案的地方。救护人员进进出出,现场监控又被破坏,无法确定罪犯是否已经离开,情况不容乐观。


“杰斯!伊泽瑞尔!我的天你们怎么在里面的……你们,没事吧……”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在消防员和医护人员的陪同下走出了大楼,凯特琳惊叹着,赶紧迎上去。


“嘿,警长!就知道会看到你。”杰斯看到凯特琳后眼中一亮,他将外套脱了担在肩上,抹了把脸说道:“我不在爆炸点,没什么事。你还是关心关心这家伙吧,看把他吓的。”说着,指了指身旁披着安抚毯的金发探险家。


“他没受伤吧?”凯特琳看到伊泽瑞尔一脸呆愣惊魂未定的样子,担忧地问道。


“看着没什么外伤,其他的还要看检查。”杰斯说完就朝着搭建的急救帐篷去了。


“现场能收集到的检材就这些了。”一名全副武装的鉴侦科警员提着几个证物袋到凯特琳面前报告。


女警长看了看那些袋子,发现都是爆炸物残骸没有别的东西,不由皱了皱眉。她下令到:“现场开验。”


得令的鉴侦科警员立刻打开了随身的工具组。“这个是典型的祖安硝态炸药。而这一份却是……那个约德尔人欧米茄佣兵团专用的爆弹材料……”两个检测结果让检测员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有一份爆炸物呢。”凯特琳听到结果,眉头皱的更深了。


“符文炸药?这不是,战争学院的东西么?”检测员已经彻底糊涂了。


“是诺克萨斯。”说话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救护区跑到女警官面前的伊泽瑞尔。


“你怎么能确定?还有,你没事了?”凯特琳看到来人,露出了惊讶神色。


“我其实没受伤。那几个医生找到我时,只是看我脸色太吓人了才给的毯子。”伊泽瑞尔走的更近了些,压低了声音说道:“说起来这次的事情可能……和我上个月旅行顺便带回的东西有关……”


“又是你……惹事精啊。等行动组抓到几个人,跟我一起回警局聊天去吧。”听到这个说法,凯特琳觉得剩下的也不用猜了,八九不离十。


“哪里跑!”听到上方突然响起一声爆喝,众人抬头一看,一名可疑分子正使用钢索滑下大楼外墙,而再上方顺着一起滑下来的则是先前一直不知去向的皮城执法官。


“留活口!”凯特琳朝着蔚大声喊道。


可疑分子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下滑的途中灵巧地改变方向避开了布置在落点的约德尔诱捕器,却朝着伊泽瑞尔的方向靠近,抬起了右手——后者一时震惊得无法反应,脖子似乎被什么细小的东西刺了一下,但还没来及去细想那是什么,就见黑衣人又迅速拉远了距离,冒着行动组的枪林弹雨用极快的速度一连翻越了好几辆警车,刚巧卡着狙击视角打开动力滑翔翼升空飞远了。


“竟然是滑翔翼?!那他下地来干什么的……不好!”女警长迅速反应过来,但就在她拿起对讲器准备说出下一句指令时,对讲器就响起了其他警员的声音:“C组报告,一伙可疑人员目测4人身穿黑衣从大楼地下通风管道离开了,正在追击!”“A组报告,有一名黑衣人手持不明物品自23楼破窗用滑翔翼离开,狙击失败!”“B组报告,地面消防通道暂无可疑人员!”


“……行动A组,B组留下继续监视所有出口,包括通风管,其余人,收队。”女警官的命令说的有气无力,她缓缓放下了对讲器,深深吸了口气叹道:“祖安的封锁,导致科技上我们没有制空权……真是太被动了。”敌人调虎离山的意图自己想到了,但还是晚了一步。


“警局估计要人满为患,都是排队等着留口供的。蔚,还要麻烦你回去帮着维持一下秩序。”犯人是一个没抓到,那自己回去也没必要了。凯特琳从听到伊泽瑞尔说的话开始,就知道与其回去做那些无用功,不如就在这和他聊聊。她看到探险家刚刚盯着展开滑翔翼飞走的目标出神,之前又说可能和他带来的东西有关,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评论
热度(9)
©影湛天清 | Powered by LOFTER